无题

月华万里映星辰,
岂惧翻墨卷乌云?
待得云开雾散尽,
浩气朗朗荡乾坤!

祝中秋快乐,阖家团圆,生活美满,健康平安!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丑奴儿·戊戌迎春

丑奴儿·戊戌迎春

曛云和风送冬去,
巽羽将飞。
韩卢即归,
回眸又是春已回。

氤氲细雨润万物,
喜换旧符。
共饮屠苏,
福祝千家与万户。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西溪秋韵

西溪秋韵

若隐若现缥缈山,
提壶畅游云水间。
祝君阖家团圆聚,
秋月春风度等闲。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武陵春·金鸡贺春

武陵春·金鸡贺春

 

金鸡一唱天下晓,

喜迎新岁到。

和风送暖花枝俏,

春色何妖娆?

 

青州从事贺今朝,

户户换新桃。

祝君阖家团圆美,

身安康、口常笑。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卜算子·金猴闹春

卜算子·金猴闹春

 

白羊缓缓归,

金猴迎春闹。

虽有寒风仍凛冽,

已见春色俏。

 

春色何妩媚,

为君送福到。

阖家幸福与康安,

如意乐逍遥。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捷克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

2015年12月29日晚,东方艺术中心。

 

作为世界十大交响乐团之一的捷克爱乐乐团,一直令我“垂涎已久”,这次东艺刚刚开票,便急忙订购了。

 

捷克爱乐乐团历史悠久,其音乐之旅始于1896年,首场音乐会在布拉格鲁道夫音乐厅举行,由德沃夏克担任指挥。1908年,马勒《第七交响曲》由捷克爱乐乐团首演,马勒亲自指挥。

 

今晚的乐曲,也突出了捷克的特色,捷克作曲家的作品占据了主导地位。

 

开场曲是“沃尔塔瓦河”,选自斯美塔那的交响诗《我的祖国》。这是我最喜欢的乐曲之一。

 

轻轻的长笛声,间杂着竖琴,拉开了乐曲的序幕;然后单簧管加入了其中;接下来是弦乐部分的中提琴;再后来是小提琴,乐曲进入了正题。而深沉的圆号和浑厚的定音鼓等,为乐曲另外增添了特别的表现力。旋律或悠扬,或灵动,仿佛沃尔塔瓦河的水流,或舒缓,或湍急,时而波澜不惊,时而浪涛汹涌。

 

“沃尔塔瓦河”虽然听过多次,但现场感受还是第一回。乐声如潮水般分作许多层次,一波一波向人们涌来,令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接下来的乐曲是斯美塔那的三部舞曲,选自他的喜歌剧《被出卖的新嫁娘》。乐曲节奏明快,曲调欢乐,有强烈的喜剧色彩。

 

第三首乐曲是柴科夫斯基的“花之圆舞曲”,选自《胡桃夹子》。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乐曲了。也许像有些人批评柴可夫斯基所说的,乐声太“容易入耳” ,有些讨巧,太过“甜腻”。但是,个人觉得,对于这个童话题材,《胡桃夹子》描绘得恰如其分;无论是“花之圆舞曲”还是“糖果仙子舞曲”,都很好地表现了这个有趣的童话。如果说有些“甜”,那希望即将到来的2016年,是让大家甜蜜的一年吧。

 

上半场的最后曲目,是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这著名的曲目曾由包括穆特在内的多位演奏家、演奏团体在上海演出过。

 

下半场是完整的德沃夏克作品——《斯拉夫舞曲作品46》。这首八个乐章的作品,虽名为“舞曲”,其实并非为伴舞之用,而是借舞曲风格创造的乐曲,通篇乐章皆为快板或急板等快速的节奏,表现了浓烈的情绪。除了《斯拉夫舞曲》,德沃夏克的《e小调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也为大家所熟知喜爱。

 

返场曲目中,竟然有咱们的《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儿香两岸……),实在出乎意料;当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时,大家都震惊了。也许,和斯美塔那的交响诗一样,都名为“我的祖国”,而且都有对河流的描写,所以结尾时用这样的曲目与开头呼应,虽意料之外,却也情理之中。

 

 

演出曲目:

斯美塔那:沃尔塔瓦河 / Smetana: Vltava (Moldau)

斯美塔那:三部舞曲,选自《被出卖的新嫁娘》 / Smetana: Three Dances, from The Bartered Bride

柴科夫斯基:花之圆舞曲,选自《胡桃夹子》 / Tchaikovsky: Flower Waltz, from The Nutcracker

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第一、三、五号 / Brahms: Hungarian Dances, No.1, 3 and 5

—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

德沃夏克:斯拉夫舞曲,作品46 / Dvořák: Slavonic Dances, Op.46

 

指挥:彼得·阿尔特里克特 / Conductor:Petr Altrichter

 

捷克爱乐乐团 / Czech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捷克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 1 捷克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 2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敦煌:生灵的歌”展览

“敦煌:生灵的歌”展览 —— 图文版链接一

“敦煌:生灵的歌”展览 —— 图文版链接二

(以下为纯文字版)

 

“敦煌:生灵的歌”展览

 

得知喜马拉雅美术馆在举办“敦煌:生灵的歌”展览,甚为心动,遂周末时前往一观。

 

此次展览复制了八个最具艺术价值敦煌石窟,其中,除莫高窟第17窟之外,其它洞窟因保护的原因均不对外开放,而此次展览中,大家却有机会一睹其貌。此外,还有彩塑临摹、壁画临摹、花砖等文物,“盐的冈仁波齐山”等作品,一同展出,使大家在远隔千里之外的上海,能够以管窥豹,得见敦煌风采。

 

据解说员讲解,所复制的壁画,均为艺术家用宣纸一点一点勾画临摹,并于展览处将复制的各部分组合还原,力图最真实呈现洞窟原貌。洞窟中的塑像也仿真复制,于此展现。

 

敦煌各窟的艺术、文化价值,自是毋庸多言。记得小时读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第一篇文章即是有关敦煌的故事。那时起,敦煌便在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尽管展出的是复制的洞窟和壁画,但也能让人感受到年的交通重镇,同时也是文化、艺术汇聚之地的敦煌,呈现出辉煌、灿烂的泱泱气象。尤其是初、盛唐时期的塑像和壁画,色彩绚烂夺目,繁华似锦,却又不落艳俗;人物形象丰盈饱满,神情祥和安宁。古时中国,恐怕也只有大唐盛世,才有这样的包容与自信,所以才能有如此瑰丽美妙的艺术作品,令人不禁心驰神往。

 

参观结束,更能感受到敦煌的魅力,深深为此折服,但愿何时,能领略更多美轮美奂的敦煌文化艺术!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伊扎克·帕尔曼小提琴独奏音乐会(补记)

2015年11月12日晚,东方艺术中心。

 

上次直面大师帕尔曼(Itzhak Perlman),已是四年前,这次得知大师来沪演奏的消息,很早就订好了票。

 

仍然是细雨迷蒙的夜晚,大师和老搭档罗昂·达·席尔瓦(Rohan de Silva)分别身穿红、黑唐装入场。据说,不仅在中国,大师在世界各地的演出,也经常身着唐装。

 

大概太久没有聆听如此水准的演奏,当悠扬的琴声开始飘荡在大厅中时,“如听仙乐耳暂明”,人也仿佛瞬间融化其中。

 

大师的琴声如天鹅绒般丝滑,在琴弦上流淌而出,弥漫在音乐厅的每一处角落。我们的心,也随着旋律和节奏在飞舞荡漾。

 

轮椅上的大师,琴技已臻化境,炉火纯青。没有故作夸张或哗众取宠的动作,也没有自我陶醉或狰狞可恶的表情,相比一些人的“演”远远多于“奏”,大师更加专注在拉琴本身,为听众呈现美好的琴声。

 

无论是炫技还是抒情,大师的演奏都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毫无人工穿凿之感。

 

下半场的演出,本来节目单上只有一首曲目,但大师为大家加演了五、六首小品。其中尤为大家熟知的是电影《辛德勒名单》的主题曲,低沉、阴郁,如泣如诉,使人于心底感受到彼时犹太人的悲凉、凄惨、无助。

 

大师而今已古稀之年,但仍不显疲态,祝愿大师永葆健康年轻,常为大家带来美妙琴声。

 

 

演出曲目:

 

勒克莱尔:D大调小提琴奏鸣曲,作品9第三首 / LECLAIR: SONATA FOR VIOLIN AND PIANO IN D MAJOR, OP.9, NO.3

勃拉姆斯:c小调谐谑曲(选自F-A-E奏鸣曲)/ BRAHMS: SONATENSATZ IN C MNOR, OP. POSTH. ‘FAE SONATA’

弗朗克: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 / FRANCK: SONATA FOR VIOLIN AND PIANO IN A MAJOR

—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

斯特拉文斯基:意大利组曲,为小提琴与钢琴而作(杜希金改编)/ STRAVINSKY: SUITE ITALIENNE FOR VIOLIN AND PIANO (ARR. DUSHKIN)

 

小提琴:伊扎克•帕尔曼 / Itzhak Perlman — Violin

钢琴:罗昂•达•席尔瓦 / Rohan de Silva — Piano

 

 

PS:中场休息时,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轻装简从,到位子坐定听演奏,演出结束时即悄然离开。想起日前所见某些悍吏,“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不啻云泥之别。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艺术法兰西(游记)

艺术法兰西(游记)– 图文版链接一

艺术法兰西(游记)– 图文版链接二

 

(以下为纯文字版)

 

艺术法兰西(游记)

 

 

印象中的法国一直是浪漫、艺术、美丽的象征,尤其是巴黎(Paris),更是神往已久。金秋时分,神游成为现实。

 

 

第一日——来到法兰西

 

第一天的旅程开始很顺利,但结局实在有些“悲惨”。

 

最初安排行程时,觉得直飞法国空中行程太长,而且一直听说“壕”国的迪拜(Dubai)国际机场很漂亮,所以就想在迪拜转机,顺便瞅瞅“壕”国机场的样子,于是安排两程飞行,乘阿联酋航空(Emirates)由迪拜转机至巴黎。但这样到巴黎时间就比较晚,与后续前往马赛(Marseille)的航班间隔只有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虽然当时心中忐忑,但还是决定冒一下险。

 

上海至迪拜,准时起飞并到达,但二程从迪拜起飞时,登机后,机长广播通知由于空中管制,空中通道拥堵,因此延迟起飞。结果延误了近一个小时。这样到巴黎入关再转机肯定是来不及了。

 

飞行途中,根据实时航班信息,发现到达巴黎延误的时间缩短了半小时,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谁知,飞机降落到戴高乐机场(Charles De Gaulle Airport)后,竟然滑行了二十多分钟才停靠。下了飞机,我俩一路狂奔,直冲入关处。感谢强大的祖国,比起十年前,现在我们入关真是快捷了许多。海关官员见到我,竟然用中文说句“你好”,然后麻利的盖章,就放行了。

 

尽管入关顺利,但取完行李,去往马赛的航班已经起飞了。找到法航(Air France)办票处,想问问最早的航班什么时候,谁知办事的人扯了一大堆免责条款,声明我俩没赶上飞机,不是他们的责任。我告诉他们,我们不是来追究责任,是想看看能不能购买最早的航班机票前往马赛。结果,办事的人告诉我俩法航目前在罢工,因此现在售票处不卖票,根据信息,最早飞往马赛的航班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多,但我们要等到早上六点,另外一个办公室开门,才可以去查询是否能买票。

 

看到当晚飞往马赛无望,我俩又到楼下的火车站,想碰碰运气,可是那时太晚,也没有前往马赛的火车了,最早的火车是第二天早六点多。纠结了一番,考虑到法航在罢工,早上是不是能买到机票仍未可知,为稳妥起见,我们决定乘坐第二天一早的TGV列车前往马赛。

 

买完车票,已近半夜,我俩无处可去,只好在车站候车厅等待。本来还有些担心,怕空荡荡的候车厅里没什么人,没想到,这里过夜等车的各色人等还真是不少,有看似饱经风霜的独行背包客,有携家带口的老老小小,还有西装革履的老大爷。

 

 

第二日——马赛 & 艾克斯

 

凌晨时分,通往机场候机厅的通道开放,我俩又“转战”到候机厅休息。五点时,终于有一家店开门营业,我俩吃了法国的第一顿早餐。

 

因为我们是临时买的全价车票,所以座位固定,六点多,即登上开往马赛的TGV列车。和国内乘坐火车不同,法国火车所停靠站台在车到站前二十分钟才公布,但因为没有检票等手续,而且相对不像国内乘客数量众多,所以登乘比较方便快捷。

 

六点多,天还没亮,我们车上补眠。列车一路南行,晨曦微露时,即看到了车窗外的片片草地和早起吃草的牛羊,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与大草原不同,尽管也是连绵的草地,但不似大草原那种壮阔的气象,而是温柔、妩媚,宛如洛可可(Rococo)风格般纤细精巧。

 

时近中午,列车到达马赛Saint Charles车站,疲惫的我俩匆忙叫了辆出租赶到酒店。

 

灰头土脸的我俩在酒店洗漱一番,稍作休整,即按原定计划,前往Aix en Provence。法国的铁路交通还是很方便的,许多城市之间的列车类似我们这边的城际列车,间隔时间不长,很方便搭乘出游。我们跟酒店前台确认了到Aix的行车路线,便出酒店,准备先乘地铁到Saint Charles车站转乘到Aix的列车。其实酒店不远处就有地铁站,但我们不熟,只好根据大致估计的方向寻找。实在找不到了,便在路上找人问路。在马赛问路,对结果是预先有些心理准备的,因为马赛的法国人能顺利用英语沟通的实在不太多。还不错,比较幸运,我们问路的那位女士能大致听懂我们要找地铁,大概她没法清楚地跟我们说如何走到地铁站,于是不辞辛苦绕行,干脆热心给我们带路到地铁站。

 

地铁到Saint Charles车站后,我们买好到Aix的车票,登上前往Aix的列车。马赛的Saint Charles车站是一个交通枢纽,汇集了前往各地的列车、汽车,这也是我们把马赛作为这里出行“根据地”的原因。另外,Aix的车站有两个,一个是市中心的普通车站,还有一个是离市区有一段距离(大概八、九公里)的TGV车站。对此,我们事先有所了解,没有出错。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即到达Aix。Aix en Provence是著名画家,有“现代艺术之父”称号的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的故乡,因此塞尚成为了这里的象征,有些路上还镶嵌着有塞尚名字的铜牌,以纪念“塞尚的足迹”。

 

现在的Aix,也是普罗旺斯(Provence)的艺术、文化中心,有艺术院校等,指引爱好艺术的人们继续追寻塞尚的足迹。

 

Aix除了小路、古建筑、教堂、喷泉之外,另外一个最著名的地方恐怕就是“两个男孩”咖啡馆(Les Deux Garçons)了。这个有着两百多年历史的咖啡馆,是塞尚等艺术家们当年常来小坐、休憩的地方。这天不是周末,没有人满为患,我俩也在这儿坐坐,跟随当年那些艺术大师们,沾些艺术气息。

 

比起十年前,Aix喧闹了许多,也有了更加浓重的商业气息。希望这座小城能在商业和传统间保持合适的平衡,越来越美丽。

 

 

第三日——戛纳 & 尼斯

 

清早,我们就离开酒店,再次乘地铁,转乘由Saint Charles车站出发,前往戛纳(Cannes)的列车。

 

对于戛纳,大家听到最多的应该就是著名的“戛纳电影节”了。戛纳是一个风景宜人的海边小城,我们到时,艳阳高照,碧空如洗。我俩沿着美丽的海滩悠闲散步。

 

中午时分,秉着“人多的餐厅味道好”的原则,我们随便选了个地方吃午饭。这家餐厅(Cannelle Restaurant)的树莓甜品非常出色,服务生向我们推荐,我们享用了一顿美味的午餐。

 

准备离开戛纳,我们在车站却被告知系统坏了,目前不卖票。服务人员还比较热心,知道我们想去尼斯(Nice),帮忙查询了列车到达时间,告诉我们上车等查票的人来,直接补票即可。

 

不多时,车来了,貌似有些破旧,后来根据几乎这趟车逢站必停的“特色”,我们估计这是列慢车。我俩上车后,随便坐下,等补票。谁知一直到尼斯,我们也没有等到工作人员,就随大流下车出站。

 

尼斯和戛纳有些像,海边的旅游城市,蓝天碧海。我俩海边散步后,再找了个地方(Opera Plage)小坐,边喝边欣赏美丽的海景。

 

准备离开尼斯的时候,又出现了意外状况。我们订好的回马赛的列车莫名取消了。不仅这班列车,包括其他一些比如到巴黎的列车也取消了。似乎法国人对此已司空见惯,没有吵闹,大家都安静地在车站办票处排队,等待解决。知道我们车次取消的时候,我们在售票机上看到还有到马赛的列车,就没管三七二十一,先买了票,后来再问工作人员,得知晚些还有另外一趟列车到马赛。再要细问,他也没空理我们,只好向旁边一位年轻女孩儿求助。找年轻人是希望能用英语交流,可惜这女孩儿英语也不是很流利,但还挺热心,连比带划告诉我的确可以乘那班车到马赛。然后我们在办票处再排队想问问详情,里面的工作人员也说不清道不明,只是告诉我们没有到马赛的车了,要第二天早上才有车。我们把公告显示屏上那班车的信息跟他说,他又恍然大悟,说的确这班是到马赛的。他告诉我们可以凭原来那班取消了车次的车票乘车,又把我刚刚售票机上买的车票给办理了退票。

 

这样一来,我们返程比预计晚了一个半小时,到马赛时,已是晚间九点半多了,不过我俩还是暗自庆幸没有像第一天那样,被留在车站等到第二天天明。

 

 

第四日——挥别马赛,前往巴黎

 

我们今晚将乘车离开马赛前往巴黎,早上起来,我们便到老港(Vieux Port)转转,顺便也看看著名的鱼市。鱼市不是每天都有,让酒店前台帮忙查了下,比较幸运,这天正好鱼市开市。马赛天气也不错,我们入住的酒店就在老港边上,与马赛山顶著名的圣母加德大教堂(Basilique de Notre Dame de la Garde)遥相对应。云朵掩映下,美丽的大教堂仿佛就是一副油画。

 

我们转到老港边,这里桅杆林立,海水湛蓝,我们随便找了个面街的小店(Columbus),吃了早餐。然后又沿着老港游走。

 

在外游玩,各式建筑也是景观之一。正如黑格尔所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漂亮的建筑也同样让人赏心悦目。而且,欧洲的许多建筑因为基础材料为石材,保存时间较久,所以可以看到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及历史演变。

 

比如下面这座老港边的教堂,如果没有认错,应该是罗曼式(Romanik,又译作罗马式)。

 

而马赛山顶的圣母加德大教堂,则是哥特式(Gothic)和拜占庭式(Byzantine)结合的风格。老港边另外一座大教堂(Cathédrale de la Major),个人感觉也像是是哥特式和拜占庭式结合的风格。

 

对于喜欢美食的人,马赛的鱼汤一定有所耳闻,而品尝马赛鱼汤,也是我俩计划的一部分。因为行程时间有限,加上第一天的耽搁,所以我们没有机会去朋友推荐的Petit Nice品尝鱼汤了,只好请酒店帮忙推荐老港附近的餐厅。退房后,寄存好行李,我俩就来到了Chez Loury,享用著名的马赛鱼汤。

 

Chez Loury除了鱼汤外,生蚝品质也相当不错,物美价廉。还有他家的海鲜大拼盘看上去也很诱人,可惜我俩没法点这许多菜,只好望梅止渴。

 

饭后我们散了会儿步,便回酒店取好行李,准备前往车站去巴黎。路上看到了大群人集会,好像是消防队,不知是立功还是实习队员转正,鼓乐齐鸣,大家庄严肃立,能感觉出他们对荣誉和尊严的重视。

 

经过三个多小时TGV列车行程,我们到了巴黎。第一次到达魂牵梦绕已久的巴黎,真是有些兴奋。下了列车,转乘地铁,到达酒店。为了方便,我们预订的酒店就在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旁边。出地铁后,即见到了庄严壮丽的卢浮宫,虽然是夜间,但也令人激动不已。而看到巴黎天空时,突然想起了在拉斯维加斯(Las Vegas)Paris酒店看到的天空内景。当时觉得,这个天空内景,虽然漂亮,但还是有些假,不像真实的天空。而看到巴黎的天空,方知自己的少见多怪,巴黎的天空就是这样,拉斯维加斯Paris酒店的天空内景,与真实的巴黎天空,是如此相似。

 

在酒店边一家全是东北服务员的日本餐厅里匆忙吃了晚饭后,我们回酒店休息。

 

 

第五日——卢浮宫、观光大巴、米其林餐厅

 

早听说参观卢浮宫的人非常之多,因此我们特别安排这天去卢浮宫,避开接下来两天的周末。而且,我俩早已买好Paris Pass旅行通票,也不必再排队购票。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早起赶往卢浮宫排队。卢浮宫应当是九点开门,才八点半不到,已经不少人在等候了。

 

已过九点,仍无开门迹象。大家看到工作人员,纷纷询问。工作人员简单明了地告诉大家十点开门,但也不说什么原因。过了一会儿,仍有人不同询问,甚至有人有些气愤地质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仍不作答,只是说十点开门,便返回。谁知,他回去没几分钟,竟然就放行,让大家开始进门参观了。

 

卢浮宫藏品中最重要“镇馆三宝”即是“三个女人(神)”——“萨莫色雷斯岛的胜利女神”雕像(Victoire de Samothrace)、“蒙娜丽莎”画像(Mona Lisa)和“米洛的维纳斯”雕像(Vénus de Milo),在各处均有醒目标志指示相应方向。趁刚刚进来,人还比较少,我们飞奔而去。

 

“胜利女神”雕像伫立在一段台阶之上,我们朝圣般拾级而上,膜拜女神。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这样的艺术杰作,不得不佩服古希腊人的艺术审美和雕刻技艺,女神飘动的裙摆、迎风的双翼,无不展现精巧与灵动,令人赞叹不已。

 

接下来是“蒙娜丽莎”画像,这也是卢浮宫内我唯一见到用玻璃罩保护及围栏隔开参观者的油画作品。这幅达芬奇(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的名作,引发了不尽的话题。

 

再接下来,我们又奔向美丽的“维纳斯”。仍然是古希腊的雕像。美丽的女神曲线婀娜,面容宁静,体态优雅,风姿高贵。这爱与美的象征,长久以来,倾倒了无数众生。

 

看完了三件“镇馆之宝”,我们继续参观。卢浮宫之大,馆藏之丰富,的确令人叹为观止。与卢浮宫相比,纽约(New York)的大都会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真是相形见绌,虽然馆藏也非常丰富,但总有些“土包子”和“暴发户”的感觉,不如卢浮宫这种历史厚重、文化绵长的气氛。

 

当看到以前在书中学过、见过的历史陈迹和艺术杰作,活生生呈现在眼前时,心中的震撼无与伦比。从“汉谟拉比法典”到米开朗基罗的“奴隶”雕像,从路易十四到拿破仑加冕,从“美杜莎之舟”到“自由引导人民”,无论是照片还是视频,都无法与现场亲见这些或伟大、或精美的作品相提并论。

 

除了各类艺术品,卢浮宫还原景呈现了路易时期的皇宫内景,真是金碧辉煌,极尽奢华之能事。

 

卢浮宫内展品实在太丰富,我们原计划用三个小时左右参观,结果却足足逗留了六个小时,还没有全部看完。

 

由于在卢浮宫所用时间严重超时,我俩只好改变原来去其它地方的计划,决定去乘坐观光大巴(Big Bus),游览一圈。

 

其实我俩本来是准备从巴黎歌剧院(Palais Garnier)搭乘观光大巴,游览经典线路的,谁知错上了新开线路的观光大巴——后来发现,这误打误撞对我俩来说,竟然不错,意外看到了我们本来因为时间关系没有计划在内的一些地方。

 

新线路是由歌剧院开始,驶向蒙马特高地(Montmartre)的,途经著名的红磨坊(Moulin Rouge),圣心堂(Basilique du Sacré Cœur),还有巴黎北站、东站,Rex剧院等地,最后返回歌剧院。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最初没有计划前往蒙马特高地区域,没想到乘错车,竟然把这里兜了一圈儿,也算是意外补偿。

 

法国的饮食文化,也是令人津津乐道的热点之一。此次来巴黎期间,恰逢LP生日,于是想奢侈一下,找家米其林(Michelin)三星的餐厅享用纯正的法式美食,大快朵颐一番。可惜,我们对此没有经验,估计不足,订位时,各家均已满员了,只好退而求其次,预订米其林二星、一星的餐厅。最后,定下来的是Relais Louis XIII,位于塞纳河(La Seine)左岸的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厅。

 

Relais Louis XIII距我们酒店不远,餐厅位置也是我们预订时考虑的因素之一。米其林星级餐厅一般对客人用餐都有着装要求,我们事先也跟餐厅确认过,为此,我俩还专门各带了一套比较合适的衣服,专为这次晚餐所准备。

 

从酒店出来,正是傍晚夕阳西下之时,沿着余晖映射中美丽的塞纳河畔,走向餐厅。未吃美食,美景先已令人陶醉。

 

Relais Louis XIII门面不很大,看上去不起眼,属于那种看上去貌不惊人的餐厅。这里原来是一家咖啡馆,据说毕加索(Picasso)曾住在街对面,是这咖啡馆的常客。Relais Louis XIII装修秉承古风,使用石材、顶部的木质横梁、彩色玻璃窗,还有路易十三时期样式的椅子,在此用餐,仿佛有种穿越时空之感。

 

此前我们了解过,这家餐厅的鸭子是特色,其余就不是很了解了。于是我们直接跟侍应生说不要按菜单点菜(a la carte),就采用厨师推荐菜单吧。于是服务生又把厨师推荐菜单里面的各色菜品做了个大致介绍,并询问我们口味后,为我们推荐了相配的酒。

 

开胃酒我俩要了两杯香槟,主菜配酒按侍应生推荐的勃艮第(Bourgogne‎)的两杯红酒。头道汤是龙虾茄子汤,说实话,如果不是侍应生介绍,我们真的尝不出茄子的味道。接下来是一个大贝壳,然后是龙虾鸭肝馅儿的饺子,再是一道鲈鱼慕斯,紧跟着一道鱼——可惜我们没听懂是什么鱼,但侍应生说这鱼很特别很好——然后给我们一小杯冰品清口,最后一道主菜是鸭子,菜品完毕是两道甜品和一份小点心。

 

我们悠哉悠哉地享用着美味佳肴。餐后,侍应生问我们味道如何,我们大为称赞。侍应生显然也很自信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并告诉我们,我俩今天所品尝到的菜品,几乎包括了他们餐厅最有特色和著名的几道菜。

 

 

第六日——圣母院、书店、奥赛博物馆、游船、埃菲尔铁塔、凯旋门

 

这天我们仍然早起,前往巴黎圣母院(Notre-Dame de Paris)。路程不远,我们仍然沿着塞纳河步行。朝阳温软的光辉洒在塞纳河上,又是一幅迷人的景象。

 

在圣母院附近的一个小店里吃了早饭,说来也怪,我俩觉得巴黎的羊角包(croissant)非常好吃,各家店里的都非常不错,又酥又香,所以每每以此为早餐。

 

早餐过后,没几步便来到了圣母院,已有许多人前来参观。我俩先进了教堂,这座宏伟壮丽的哥特式建筑,让人情不自禁肃然起敬。

 

参观完教堂,我们准备登钟楼,这里等待的人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因为登上钟楼的台阶非常狭窄,而钟楼顶所能容纳人数也有限,因此大家只好耐心按部就班地依照工作人员指挥放行分批进入。

 

通向圣母院钟楼顶的台阶是螺旋上升的,通道非常狭窄,而且钟楼还是有些高度的。但大家气喘吁吁地爬上钟楼顶时,觉得之前的等待和辛苦都是值得的。在钟楼顶俯瞰巴黎时,遥望蓝天下远方矗立的埃菲尔铁塔(La Tour Eiffel)、洁白美丽的圣心堂;侧旁的塞纳河,在灿烂阳光照耀下蜿蜒流淌,如此美景,令人窒息。

 

出了圣母院,我们前往蓬皮杜中心(Le Centre Georges Pompidou)。没曾想,这里也游客众多,我俩最后决定,放弃入内参观,前往他处。

 

匆匆吃过午饭,我们前往著名的莎士比亚书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其实莎士比亚书店就在圣母院旁不远处,应当从圣母院出来先去书店的,结果当时忘记查看书店地址,只好现在从蓬皮杜中心旁折返回去。莎士比亚书店躲在塞纳河左岸的一个小角落里,如果不是仔细寻找,必然是见不到的。我们怀着景仰的心情,来到这海明威(Hemingway)等著名文学巨匠曾经光临的书店。看来这里现在已经成为一处另类的观光景点,有不少游客前来,而书店也采取了限流措施。

 

离开书店,我们沿着塞纳河岸走向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奥赛博物馆位于塞纳河左岸,与卢浮宫和杜伊勒里花园(Jardin des Tuileries)隔河相望,有“欧洲最美的博物馆”之称,与卢浮宫、蓬皮杜中心,并称巴黎三大艺术博物馆。奥赛博物馆坐落在建筑师维克多·拉鲁(Victor Laloux)为1900年万国博览会设计修建的火车站中。虽然不似卢浮宫那样规模宏大,却也有许多艺术精品,尤其是印象派的作品,堪称印象派艺术圣殿。

 

我们在这里见到了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的《拾穗者》(Des glaneuses),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自画像,马奈(Edouard Manet)的《吹短笛的男孩》(Le fifre)。马奈的这幅作品曾在上海展出过,是当时在上海展出的作品中,价值最高的。除此外还有塞尚、莫奈(Claude Monet)、卢梭(Théodore Rousseau)、鲁塞尔(Ker-Xavier Roussel)、德加(Edgar Degas)、高更(Paul Gauguin)、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罗丹(Auguste Rodin)等大师的作品,令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尽管在奥赛博物馆只是走马观花,也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然后,我们继续沿着塞纳河畔前行,来到埃菲尔铁塔脚下,排队等待塞纳河游船(Bateaux Parisiens)。

 

此时已是夕阳西斜,埃菲尔铁塔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映衬在晚霞中,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排队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登上游船。夜幕降临,我们观赏着两岸朦胧的夜景,听着悠扬的香颂(chanson),随着船儿荡漾在塞纳河悠悠的水波之上,一片浓浓的柔情蜜意,人们的心也似乎融化在这浪漫、温柔、甜蜜的氛围之中。

 

下船后,我们又再次来到埃菲尔铁塔下,近距离欣赏夜色和灯光下这钢铁巨作的美丽身影。而且,我们还找到了为铁塔拍摄的最佳位置,决定明天一早,再来拍照。

 

离开铁塔,我们实在有些疲惫,于是放弃步行,乘地铁到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然后再乘地铁返回酒店。

 

 

第七日——铁塔、凡尔赛宫、老佛爷、协和广场、香榭丽舍大街

 

早晨,如前晚所定,我俩又乘地铁来拍摄朝阳中的埃菲尔铁塔,还有之前就想过要为LP拍摄的照片及我俩合影。

 

拍摄完毕,我们在旁边吃了早餐,即前往凡尔赛宫(Château de Versailles)。其实凡尔赛宫有些远,我们如此短的行程还要专门安排时间到这里去实在有些过于紧凑。但很多朋友都建议一定要挤时间去凡尔赛宫看看,于是我们还是进行了安排。

 

凡尔赛宫门前排队的人也是如此之多,还好前进速度比较快,经过这几天的排队,我们对此已经有充分的耐心了。

 

凡尔赛宫,这座路易时代的皇宫,处处金碧辉煌,镜廊、居室、寝宫、议会厅、战争廊等,都极尽奢华浮靡之能事,而后面的花园,更是令人咂舌不已。如此广阔的花园,树木草坪修剪得造型规范,排列整齐,与咱们中国传统的花园大相径庭。我们的花园是“水要曲,园要隔”,“水随山转,山因水活”,讲究移步借景,曲径通幽。而凡尔赛宫的花园修剪整齐,一望无际,树木花草均是规则整齐的几何造型。

 

我俩在凡尔赛宫的游览再次严重超时,离开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我们接下来去了著名的老佛爷百货(Galeries Lafayette),又从协和广场(Place de la Concorde)沿着香榭丽舍大街(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走到凯旋门,然后才回酒店休息。

 

这几天的徒步暴走,的确令人疲惫,但每每回想起所见所闻,都觉得不枉此行。与旅游团“赶景点”不同,我们不是为了看景点而看景点,而是发自内心觉得这些博物馆等景观值得一游,甚至多游。

 

 

第八日——不舍道别

 

这天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天,晚间我们就要搭乘飞机返回上海。起来后,我们收拾好行李,退房,将行李寄存在酒店,就开始随意逛逛。

 

我们先去了歌剧院附近的Fragonard香水博物馆。Fragonard可能许多人不太了解,似乎不太有名,但其实Fragonard是最大的香水制造供应商(不知有没有之一)。据介绍,全世界大牌香水有百分之七十到八十都是由Fragonard生产,然后各品牌再自行灌装的。

 

闲逛后,吃午饭,休息,再回到酒店取了行李,我们乘地铁前往戴高乐机场,向巴黎告别。

 

此次行程唯一的缺憾就是时间太短,还有许多地方没来得及去参观。马赛的伊夫岛(Château d’If)、隆尚宫(Le Palais Longchamp),巴黎的枫丹白露(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都没有时间前往,还有巴黎歌剧院,只有远观而没有入内,更不用说其他一些博物馆、公园了。只能待下次再会,慢慢品味这艺术、浪漫的法兰西……

 

A bientôt, Paris … A bientôt, France …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添字采桑子·秋思

添字采桑子·秋思

层云淡淡锁清秋,
掩月如钩,
掩月如钩。
花间杯酒,语寄相思愁。

殷情切切累兰舟,
似水悠悠,
似水悠悠。
天涯咫尺,心聚明月楼。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破阵子·迎羊

破阵子·迎羊

“的卢”蹄下风生,
又送一载夏冬。
弹指间白驹过隙,
回首望硕果累增。
恭祝收获丰。

“珍郎”贺岁声声,
三阳开泰登峰。
春风送暖入屠苏,
平安如意身康宁。
家和万事兴。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武陵春•中秋

武陵春•中秋

金桂香飘酒满樽,
飨宴足鸡豚。
团坐举箸笑相闻,
祝福切殷殷。

今夕卷云掩碧空,
夜月恐朦胧。
但寄相思意重重,
阖家欢、婵娟共。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为MH370祈祷,也但愿与波音777本身无关

为MH370祈祷,这么久了,仍然没有MH370航班进一步的消息,我们只能为所有乘客祈福,期待出现神迹!

昨天早上得知该航班飞机是波音777时,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年还是个愤青时读过的一本书 — 不知有谁也还记得 — 《中国可以说不》。其中有关于波音777的评论,甚至提到了马航。但愿二十年前书中的话,不要一语成谶。

再次衷心希望所有人平安!期盼奇迹!

以下是《中国可以说不》书中关于波音777的一段评论:

=============================================================================
波音飞机在未来天空中的飞翔,可能带给我们的,不再是天使般的自由和安宁。波音公司是世界最负盛名的飞机制造公司。在我国的天空上,波音系列也将成为主力客航班机。波音飞机的先进性和安全性似乎是已经得到公认了的。

但是,美国波音公司新近推出的最新机型——波音777却给人们带来无限的忧虑。

自1995年6月起,波音公司最新的大型喷气式飞机“波音777”每天在华盛顿和伦敦 之间飞行。这项飞机制造计划耗资40亿美元,它的设计完全是在计算机屏幕上绘制出来的。

对于美国最大的飞机制造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技术和商业上的胜利。1996年1月,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提出的包括15架最新飞机的订单证实了航空业界众所周知的事实:随着抢手的波音777起飞,波音公司将抢在对手的前面。

然而,就在波音777面临美好前景的时候,美国著名的《商业周刊》经过4个月的调 查,发现联邦航空局的官员两年多来卷入了一场关于波音777潜在的设计问题的非常激烈的争论,这种设计问题将引起严重的安全问题。《商业周刊》查阅了数十件联邦航空局的内部 文件并同该局为数众多的中层工程人员和安全检查人员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其中包括直接在波音777合格证项目中工作的几名人员。

这些人士中大多数在向《商业周刊》发表谈话时由于担心报复而没有报出自己的姓名。

他们说,联邦航空局的许多官员对于这种飞机是否进行了足够的试验依然存有疑问。联邦航空局的一位发动机专家在提到人们担心如果螺旋桨叶片断裂波音777可能发生剧烈抖动时说:“这是一个安全问题,它可能导致灾难。”

针对波音777的设计问题,波音公司的主管人员却拒绝对《商业周刊》的报道发表评论。

波音公司发表在书面上的声明认为,“在历史上没有哪种飞机像波音777这样经过如此 彻底的试验。”联邦航空局的高级官员也不遗余力地为这种飞机辩护。联邦航空局合格证颁发处主任托马斯·麦克斯威尼说,如果他认为这种飞机不安全的话,他本来会“马上就停止颁发合格证的。但是这种飞机已经达到了要求它达到的每一项规定。”

如果情况如这位官员说的那样,当然是一件好事,因为据说,中国的一些航空公司也将准备购买波音777。但是,了解情况的人士却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为满足波音公司的计划,在当年4月19日给这种飞机颁发合格证时,联邦航空局的高级官员驳回了该局自己的工程师对安全提出的担心,而是坚持颁发了合格证。于是,受压制的人士从道义上对航空局表达了不满。他们说,联邦航空局管理人员在没有对可能的设计缺陷进行足够试验的情况下,就给波音777发给合格证,这种问题是由于联邦航空局有双重任务造成的:联邦航空局的规章要求它确保公众的安全并促进美国的航空业发展。对此,联邦航空局内部的检查人员也指出,联邦航空局应当规定制造商确保航行安全。

对于公众的指责,航空局则不予接受。麦克斯威尼干脆否认有这种争论。他认为,虽然飞机制造商“努力争取在给它们颁发合格证的日期前完成工作”,但是联邦航空局并没有为满足波音公司的时间表而匆忙行事。麦克斯威尼此话的可信度当然可以存疑,因为这不是联邦航空局第一次受到关于它同飞机制造商关系太密切的批评。在过去发布的联邦总审计局关于联邦航空局颁发合格证做法的报告中指出,联邦航空局在监督方面太软弱无力。在正常情况下,联邦航空局在一种新飞机设计的最后阶段才同制造商进行密切合作。在进行了试飞和检查是否合乎联邦航空局的条例之后且在所有的问题都得到解决时才能批准新飞机合格证。

联邦总审计局甚至还批评联邦航空局在大多数取得合格证的试验中广泛依赖制造商的工程师。卡尔沃说,总审计局发现,甚至在仍然存在设计缺陷时,联邦航空局就批准了新型飞机的合格证,到头来,有许多事情联邦航空局试图解决,而制造商已经把飞机卖掉了。它们必须按时交货,否则就要受罚,这是一个经济问题。

当然,我们不是仅仅因为中国的众多航空公司已经或可能购买波音777才为此担忧。我 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一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公司会带如此的头,因为你可以使联邦航空局的官员为你颁发合格证,但最后这些飞机却是给很多人乘坐的。如果飞机尚有设计缺陷,那对任何乘坐的人都可能是致命的。这里面,显然有一个尊重生命安全权力与否的问题,不知美国国会是否意识到这一点。当然,最主要的责任在航空局,因为没有合格证,任何飞机都不可能出厂。

专家们对波音777的安全担心。是由于波音777的异常大的喷气发动机螺旋桨叶片的大小和重量而引起的。由于波音777的设计采用两台发动机,而不是以前通常像波音747这样远程型飞机采用4台,因此它的螺旋桨叶片更大,也重得多。由于波音777的体积最大,而重量是波音747的两倍多,为数众多的联邦航空局工程师和检查人员担心,如果在飞行过程中,这些巨大的螺旋桨叶片中有一个断裂,就可能使飞机产生严重的不稳和巨大的震动,这种断裂过去屡有发生,从1990年以来,就有24家航空公司报告了螺旋桨断裂事故。虽然没有发生坠毁事故,但安全专家担心,波音777的螺旋桨的加大和加重会使得断裂产生的震动更加严重得多。专家警告说,波音777机身的抖动可能十分严重,以至于驾驶员可能看不清飞行仪表,这就增加了坠毁的危险。1993年11月,泰国太平洋航空公司的一架747客机在太平洋上空飞行时,一个螺旋桨叶片断裂了,叶片的折断产生了巨大的震动,以至于驾驶员考虑在海上迫降。

虽然波音777存在着这种危险的可能性,但据联邦航空局有关人士透露说,尽管有这样一种担心,波音公司看来只进行了有限的试验,以了解一旦一片螺旋桨叶片断裂波音777有何反应。而在没有专门条例要求这种数据的情况下,联邦航空局在合格证颁发前几天就让步了,不再坚持一年来力争波音公司作更多细致测试的要求了。

那么,为什么明知波音777存在着设计缺陷的可能而坚持让它生产呢?答案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巨额的利润。新的波音777系列是波音公司致力在全球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的努力核心。波音777有350~400个座位,它将同欧洲空中客车公司生产的A-340和A-330以及麦道公司生产的MD-11大型客机一争高低。在今后20年全世界对这种大型客机的需求量估计为3000多架的情况下,波音公司指望今后多年中波音777都可刺激销售额增长。到2000年,波音777的年销售额估计将达到120亿美元。目前,波音公司已经将波音777售出245架。虽然有一些航空公司知道波音777存在发动机不平衡问题,但它比起波音747来,燃料费用可降低20%,而运载的货物和旅客更多。在波音777身上发生的系列问题的确让我们感到忧虑和震惊!然而,更让我们震惊的一件事情是:美国联邦航空局对飞机发动机的管理条例还是50年代制定的,当时的螺旋桨叶片要小得多。鉴于波音飞机事实上已成为全球的联邦航空局,对于人的生存权力来说,草率地颁发合格证书是否过于自由了一点?作为一个外国人,我唯一的选择只能是,不再乘波音777。不,不再。
==============================================================================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西江月·奔马报春

西江月·奔马报春

金蛇依依别辞,
新岁姗姗来迟,
马踏飞雪报春时,
寒梅笑绽几枝。

繁灯点点若星,
爆竹贺喜声声,
衷心祝福与君倾,
欢乐团圆康宁。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醉花阴·微山湖秋月

醉花阴·微山湖秋月

斜阳一线林染红,
月影现碧空。
夜来微风起,
湖光潋滟,
粼粼玉玲珑。

把酒言欢岂有终?
美景夜色融。
寄语山湖月,
此间遥祝,
团圆情意浓。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