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品乐集”系列音乐会

6月27日晚,上海音乐厅。

这场音乐会是上海民族乐团2008~2009演出季音乐会之一。曲目安排挺有意思,由独奏开始,然后是二重奏、三重奏,直至最后的九重奏。演出过程中,也没有通常那样的报幕,而是由闻小炜以诗朗诵的形式,将演出串联了起来。不过,似乎大多听众对这种形式不是很感冒,而且,不知是准备不足,还是发挥失常,八重奏之前,朗诵的好像是九重奏的诗,而最后九重奏前,竟然把二重奏的那首诗又朗诵了一遍。

音乐会开场,是罗小慈的《如梦令》,尽管已经听过多次,但仍然不厌。不仅仅是罗小慈的古筝演奏,她的吟唱也真是令人赞叹不已,可能她当时就是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创作这首乐曲的吧。

接下来是二重奏《竹弦清谈》,将赵松庭老师的《幽兰逢春》和古曲《幽兰》改编结合,古今同一个主题,跨越了时空,诉说不变的兰心蕙质。

三重奏《鼓戏》,虽然我对打击乐不是特别感兴趣,但三位演奏者的技巧,尤其是衔接的紧密、配合的默契,可称得上是神乎其技。

四重奏《如歌如诉》,这首乐曲是杨一博应和《二泉映月》所作。在二胡那泉清月冷的悠悠曲声中,两支笛子与之遥相呼应,勾起了人们对泉、月、夜的万千思绪。另外,节目单中,其中两位演奏的打击乐,现场电子告示牌上显示演奏的是箫,但我看来却是两支笛子。

五重奏《花非花》,其实可能应该算四重奏吧,加上林琳的演唱,正好五位而已。比较独特的是有箜篌参与演奏,似乎比较少见,尤其是这种小型演奏。

六重奏《虞兮虞兮》,改编自古曲《霸王卸甲》。埙的加入给这首重奏增色不少。埙,这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古朴、浑厚、低沉,充满了历史的沧桑,将英雄末路的悲歌,传唱千古。而用其吹奏出的风声阵阵,更添无尽的萧瑟和苍凉。

七重奏《西江月》,和前面的《花非花》一样,也是王甫建作曲的,以今怀古,可能都脱胎于对唐诗的感悟。

八重奏《云南回忆》,除了三位演奏打击乐外,其余五人都是演奏中阮。据说阮起源于中亚,大概其充满了异域风情的独特音色与之有关吧。

九重奏《急急如令》,据介绍,其开始时快速的节奏是为了描绘都市那种纷繁嘈杂的快节奏和紧迫感,象征了人们内心的浮躁和疲惫。不过,我只感觉出了那种烦躁,别的却没有感受出来。

演出曲目(据节目单):

筝独奏《如梦令》——诗人的独白
作曲/独奏/吟唱:罗小慈(筝)
伴奏:邓华春(箫)

二重奏《竹弦清谈》——“幽兰”的古今对话
根据赵松庭《幽兰逢春》与古曲《幽兰》改编
演奏:乔海波(曲笛)、史晓蕾(琵琶)

三重奏《鼓戏》——敲打的谐谑曲
作曲:谢鹏
演奏:宋艺博、王音睿、窦强(打击乐)

四重奏《如歌如诉》——和《二泉映月》
作曲:杨一博
演奏:段皑皑(二胡)、高晶(扬琴)、张宓、杨阳(打击乐)

五重奏《花非花》——唐诗之追忆
作曲:王甫建
表演:林琳(女声)、罗小慈(古筝)、李由琳(箜篌)、邓华春(横箫)、赵臻(笙)

六重奏《虞兮虞兮》——悲剧的美感
改编:姜莹 根据古曲《霸王卸甲》改编
演奏:周韬(琵琶)、赵琦(埙、笛)、宓嵩杰(古琴)、王音睿、窦强、高晶(打击乐)

七重奏《西江月》——丝弦弹拨乐
作曲:王甫建
演奏:吴英、陈晓雁(二胡)、谢涛(古筝)、许晓蕾(柳琴)、沙漠(中阮)、史晓蕾(琵琶)、李玥儒(大阮)

八重奏《云南回忆》——回忆的节奏
选自刘星《云南回忆》第一乐章
演奏:刘波、沙漠、韩雪、蔡为忠、吴弘烨(中阮)、王音睿、高晶、杨阳(打击乐)

九重奏《急急如令》——人生的韵味
作曲:唐建平
演奏:朱燕芸、唐海平(二胡)、于晓娜(扬琴)、张亮、沈岑麟(琵琶)、赵琦(梆笛)、田甜(大提琴)、罗天琪、杨阳(打击乐)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