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琴二零零八

朔风凛冽江水寒,落叶飘零百花残。
凝神倾耳听弦动,心绪纷繁欲语难。
闻奚琴声心思千,只叹如今非初见。
可有此情待追忆,空留惆怅抚琴弦。

听琴二零零八——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拉弦教研室实验演奏会。12月6日下午东方艺术中心,“东方雅韻”系列之一。

本次音乐会是由陈春园副教授策划组织的,除她本人外,其余演奏者都是近两年获国内大奖的“85后”新锐,而演出曲目也是包括经典、移植、新创各类作品。当然,这些情况购票时并不清楚,仅仅知道是二胡专场。

实在没有料到,周末下午竟然会塞车到水泄不通,结果,偶可耻地迟到了,只好在东艺演奏厅外的大屏幕上欣赏第一曲合奏《听松》。该曲结束后,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偶摸黑跌跌撞撞地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还差点儿把旁边一位小女孩儿的花束踩成“香泥”。

接下来是《布列舞曲》和《霍拉舞曲》。没听过用二胡演奏巴洛克风格的曲目,所以Bach的《布列舞曲》用二胡演绎出来,感觉十分新鲜,二胡特有的悠扬绵长和巴洛克式的节奏相映成趣。另外一首《霍拉舞曲》,则是来源于罗马尼亚的民间乐曲。

两首舞曲之后,是《姑苏吟》,取材与笛子名曲《姑苏行》类似,是著名作曲家王建民的作品。但与后者不同,不仅仅是传统的经典国乐风格,也能感觉到“现代”的气息和演奏技巧。奇怪的是,这样一首优美写意的乐曲,当时却不知触动了我什么情绪或哪根神经,竟有悲从中来、几欲落泪之感,真有些莫名。

MISTY,由同名爵士乐改编而来。就个人感觉,这真是大胆的尝试,因为我怎么也难以把二胡和爵士乐联系到一起。演绎效果么,可能大家看法不尽相同,但这种尝试,我觉得还是值得鼓励的。在保留传统经典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也是开拓了一条独特的道路。

《蚂蚁》,原为刘光宇根据重庆童谣《黄丝蚂蚂》创造的二胡独奏曲,改编为重奏。其曲诙谐幽默,节奏明快,而两把二胡之间的对话配合更是让人忍俊不禁。我当时听着,脸上就不自觉露出了笑意。

《流浪者之歌》,这如今也应该称为二胡的经典曲目了,尽管原为同名小提琴曲,但已经被很多人用“中国的小提琴”做了再次诠释。

刘天华先生的《苦闷之讴》,此乃传统经典,勿需多言。

《敦煌古谱四首》,由陈春园亲自演奏若干片段,尽管其自谦该曲所习时日尚短,但纯熟的技法和深沉的演绎,还是非常令人赞叹。

有时不得不佩服音乐那直入心中的强大感染力。《随想曲第二号——蒙风》,听到这乐曲,就立刻在脑海里浮现出奔马和草原的情境,很是奇特但又情理之中。

听完音乐会,真有“江山代有才人出”之感,今日之“新锐”,或将成为明日之“大师”,诚未可知。

演出曲目:
一、
《听松》——华彦钧曲 高为杰编配
演奏:陈艳、王楠、万吉、应怡婷、丁龙、顾屹峰、吴旭东、孙璐捷、邱瑾、何晓彤、黄晓童
指挥:陈晓栋
二、
《布列舞曲》——Bach
《霍拉舞曲》——罗马尼亚民间乐曲
演奏:应怡婷
三、
《姑苏吟》——王建民曲
演奏:万吉
四、
MISTY——Erroli Garne
演奏:吴旭东
五、
《蚂蚁》——刘光宇曲
演奏:吴旭东、陈晓栋
六、
《流浪者之歌》——Sarasate
演奏:陈艳
七、
《苦闷之讴》——刘天华曲
演奏:陈晓栋
八、
《敦煌古谱四首》——黄安伦曲
演奏:陈春园
九、
《随想曲第二号——蒙风》——高韶青曲
演奏:吴旭东、万吉、陈晓栋、陈艳、应怡婷

钢琴伴奏:李渊清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