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不知为什么,西藏对我一直有着独特的吸引力,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全国只能去两个地方旅游,那就是西藏和敦煌……

盼望许久的西藏之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但心似乎仍然留在那片神圣的土地,久久不愿回还……

第一天(9月29日)

飞抵成都,已近深夜,翌日还要早起,匆忙洗漱后睡去。

第二天(9月30日)

一大早,真的是一大早,凌晨四点即起床,赶六点多的飞机前往林芝。幸好,所住成都空港商务酒店就在机场旁边,时间还算比较充裕。

到达林芝,已近九点,飞机降落于青山环抱中的机场,出得机舱,但见周围绿树成荫,云雾缭绕,难以想象这竟然是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出机场上车前,一位身着藏服的小伙儿给每位团友献上了洁白的哈达,上车才知道,他就是我们的导游刘琳(童嘎)。

之后我们直接驱车前往“南伊沟”景区,据童嘎介绍,这里是军管区,所以检查相当严格,还不是一直开放,有时会对游客关闭,我们来游览时正好开放,也算挺幸运的。南伊沟也是几处“香格里拉”——藏语原文应为“香巴拉”——之一,可见此处景色之美。进入景区内,茂密的原始森林、珞巴族民居,还有“天边牧场”,景致美不胜收,再次让我们怀疑是否身处“世界屋脊”。途中,还品尝了喷香的烤鱼和烤肉串,口福与眼福同享。

顺便说一下,经过童嘎的讲解,我们才知道,林芝其实是藏语“太阳”和“宝座”两个词组合缩减而成的词,并非汉语。

回程路上,途经美丽的“尼洋河”畔,“尼洋”原义即为“仙女的眼泪”,到达八一镇下榻的林芝小天鹅宾馆。

晚饭是林芝地区特有的“鲁朗石锅鸡”,正是中秋之夜,我们虽然没有和家人在一起,但众多团友相聚在圣地西藏,也别有感受。热情的童嘎还请大家品尝青稞酒,并为大家献歌,令现场欢笑不断。

第三天(10月1日)

又是一大早,五点多,我们即起身至八一镇旅游集散地,乘旅游专车前往“雅鲁藏布大峡谷”,“雅鲁藏布”,藏语原义是“高处流下的河”,可理解为“天河”。有的团友夜间没有休息好,不过我们还可以,一觉睡到闹钟响。可惜,后来证明这是高兴得太早,LP大人路上又晕车了,和去年我们在美国Las Vegas前往大峡谷的情况如出一辙,她又吐得稀里哗啦,难受了一路,看得我可怜又心疼的说。

到了景区游览,大家最希望能看到很难现身的、被称为“中国最美雪山”的神山——“南迦巴瓦峰”。据童嘎讲,藏人信众如果见到南迦巴瓦峰现身,是会叩头跪拜的。可惜我们等了不短时间,仍是云雾缭绕,只能见到山峰一角,无法窥得全貌。

此后,我们再乘船沿雅鲁藏布江游览大峡谷,它是地球上最深的峡谷,平均深度5000米,最深处达6009米,是世界第一大峡谷,不过景区专配导游实在不够给力,感觉比较一般——当然,有几个导游能和童嘎相比呢?

返回酒店途中,我们在尼洋河畔停留,欣赏美丽的风景,然后,除部分团友直接返回酒店外,大家还参观了童嘎推荐的“尼洋阁”,这是个小型的藏东南文化博物馆,参观时,加以童嘎详尽细致的讲解,大家对藏文化,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经幡的五种颜色,通俗的说法是代表蓝天、白云、土地等,而佛教原义是代表五尊佛。

二、工布藏人的传统衣着没有领和袖,是为了纪念他们一位被砍去了头颅和双臂的英雄领袖,并且以前工布贵族腰间常有一条猕猴皮所制的腰带,普通工布藏人是没有资格佩戴的。

三、藏医在很久前就对人类胚胎各阶段有了相当清楚的认知,令人惊讶,这来源于西藏地区特有的丧葬制度,使得人们有机会对人体的结构进行了解。可惜因为文字传承的问题,这些知识没有流传下来。

四、传统的骨笛是由人的胫骨制成,类似法器。如果谁的胫骨或身体某一部分能奉献为法器,那是至高荣耀,可这方面是有严格限制的。以骨笛为例,只有十六岁少女,且非因病离世——也就是说,只有因意外而过世的十六岁健康少女,她的胫骨才有资格用来做骨笛。

五、藏戏,是集藏文化之大成者,如有机会,应当观赏。

六、几种法器,包括莲花、右旋的白海螺等,童嘎这个名字就是白海螺的意思;还有我们常提到的法轮,原本指一种无坚不摧的兵器。讲经被称为“转法轮”,意即经文佛法如同法轮一样,可以摧毁一切苦难烦恼。

七、沙绘坛城。曾经看过一段视频,就是关于沙绘坛城的。根据视频中显示的沙绘精美程度来看,应该是真正寺中僧人所绘制的。据童嘎讲解,以染色的沙子为原料,绘制坛城往往要六到八个月甚至更久。可一旦法会结束,精美的沙绘坛城也不被保留,沙子将撒入江河湖海,这也正是所谓“世事无常”的象征和体现,无论何种繁华,也终将归于虚无。尼洋阁中的沙绘精美与细致程度应该远远逊于寺中僧人所绘,据童嘎说,内容也有所不同,因为真正的沙绘坛城应当是不能用来展览的;另外,他还说,他只能给我们做简单介绍,并非他不了解更多,而是他没有资格来做讲解,这和后来提到的心咒真言情况一样,即使童嘎知道怎么念,也不能“传授”给我们。

***************************************

第四天(10月2日)

可怜的LP晕车竟然还没有好,比去年那次严重多了,可能也是和高原有关吧,差点想留在酒店等我们第二天回来,不过,后来还是坚持与大家同行。

虽然不像前两天那么早,但也只有七点多,天刚蒙蒙亮,我们向鲁朗进发。车上,童嘎让大家先休息一下,他自己在念诵经文——后来我们知道,他在念诵的是一段消除磨难,保佑平安的经文。翻过了色季拉山,我们前往鲁朗。“鲁朗”这个名字与林芝类似,是两个藏语词“龙”和“家”组成的。途中,童嘎告诉我们,藏语中,“拉”即是“山”的意思,而且是指有路的山,其它一些常见词如“措”,即是“湖”,“曲”即为“河”。

到达“鲁朗林海”时,正飘着小雨,虽然视线不是很好,但视野所及范围内,依然是郁郁葱葱,接下来,我们前往另一个景点——“田园风光”。进入观景台,一片秀美的田园景色映入眼中——真是再次让我们震惊——高原之上,竟然有这样秀丽精致的田园景色。正当我们离开之际,一片雾气,遮盖了远方的田园,仿佛像我们道别。

接下来是鲁朗的“牧场”,牦牛毛编织的帐篷,有冬暖夏凉的效能。大家在牧场中游玩、骑马,沉浸在美景之中。不过童嘎在下车时摔了一跤,右手鲜血直流,但他却不以为意,还说流血是好的象征,因为鲜血会带走那些不好的东西。

午饭后,离开鲁朗不很久,我们即到达了排龙、通麦天险。从未见过如此的险路——一边紧贴山崖,另一边就是深深的峡谷,窄处只容单车通行,宽处也只能两车错身而过,且全为路基松垮的泥泞之路,塌方也随处可见,称之“天险”,实不为过。

不过,司机徐师傅技艺高超,将我们平安带过天险,大家一起热烈鼓掌向徐师傅表示感谢。接下来的途中,我们经过“古乡湖”,最终到达波密县城,“波密”的藏语含义是“祖先”。到达波密的时候,童嘎说他有回家的感觉,还说这是他去波密许多回,第一次在天亮的时候抵达波密的。

晚上入住波密神鹰大酒店,LP的晕车症状也总算稍有缓解。

第五天(10月3日)

用过早饭后,也只有八点左右,我们又踏上了行程。因为比较早,童嘎一般会让大家再休息一下,不进行讲解。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童嘎好像又在念经。不知为什么,虽然这两天看到了许多美景,但在车上听童嘎轻声念经,却让我心中有别样的感受,甚至超过了那些美丽的森林、草地,成为我心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游玩过了318国道边的然乌湖,我们又到了有“中国最美冰川”之称的“米堆冰川”,这也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本来以为可以来到冰川的脚下,与冰川来次“亲密接触”,可还只能是远距离观望,但这已经令我们兴奋不已了。高山、冰川、青草、绿树,好一幅美妙的画卷。我们还用石块儿垒起了小小的石塔,藏区风俗这是祈福,这样的小小石塔也随处可见。童嘎说,除非自然外力影响,一般不会被人为破坏的,也许我们下次再来,小小的石塔仍然静静地守候在这里。

告别了美丽的冰川,我们要按前一天的路线重新返八一镇了。因昨夜下雨,通麦、排龙天险尤为难行,而且从米堆冰川赶到通麦,已是黄昏。童嘎说,他带我们这个团,在排龙、通麦这里创下了两个“第一”——昨天,第一次在天亮的时候到达了波密,行程如此顺利;今天,第一次在夜间车行通麦、排龙天险,惊险至极。车技高超的徐师傅,再次将我们平安带过这段天险,大家不禁又献上了热烈的掌声。童嘎在我们第一次通过排龙、通麦天险时,就已经向我们大致介绍了这里的路况很特别,而且除了天险之外还有另一个称呼,但他一直没有说。后来我们听当地人说才知道,这里的另一个名称是“坟场”,仅根据这个名字,其惊险程度即可见一斑。

回到八一镇的林芝小天鹅宾馆,已经很晚,但因为一路行车,大家都饥肠辘辘,许多人办好入住后,便外出“觅食”充饥。

第六天(10月4日)

早饭后,我们乘车向圣城拉萨进发。今天虽然行车路线较长,但路都是宽阔的公路,所以不会那么惊险了。途中,我们先到达了“秀巴古堡”。童嘎自己花费帮我们请了个讲解员,结果,再次证明了他的那句话——“导游其实是参差不齐的”,不过,像童嘎这样的好导游,的确难得一见。大家后来开玩笑说,童嘎是不是故意让大家做对比,以凸显自己的。还好,童嘎在车上给我们补讲了关于秀巴古堡的情况。

“秀巴”藏语原义是“剥了皮的人”。在很久以前,整个林芝地区被视为“魔鬼之地”,因为佛法在此地不够普及,原始的苯教比较流行。苯教是西藏地区原始的一种宗教,具有强烈的“萨满”色彩,深信万物皆有灵,世间有“三界”,分别居住着神、人和妖魔鬼怪。后来七位僧人来此地与苯教巫师进行辩法,苯教巫师无法在辩论中取得上风,便将七位僧人处死并剥皮,因此才有了“秀巴”这个地名。至于秀巴古堡的来历和作用,众说纷纭,但童嘎认为所谓“格萨尔王修建”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周围的房屋和格萨尔王的说法都是这两年刚刚修建或宣传的,也许只是为了旅游的广告效应,并无其它真凭实据,当然,什么外星人基地的说法恐怕就更不靠谱了。但秀巴古堡的建筑风格还是相当有特点的,均以片石、木板混以泥土堆砌而成,且通常旅游线路不包括此地,所以,还是相当值得一观。

午餐后,我们又前往“巴松措”——藏语原义为“三层岩石上的湖”,碧绿的湖水,正如绿松石一样,如此美丽。湖心岛上的“措宗寺”,是宁玛派(rnying-ma-ba,红教)的重要寺院。“宁玛”(rnying-ma)藏语意为“古”、“旧’。童嘎在这里给大家进行了非常详尽的讲解。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宁玛派的说法有点儿类似于中文中参杂着英文单词,其实“派”应是音译,不是教派、党派的意思,不过已经一直被大家这样称呼,成为习惯了。

二、白色塔状的“焚香炉”,藏民通常早上就会烧青稞、树枝等,相当于我们焚香。

三、关于“格桑花”。童嘎说,“格桑”藏语是“幸福”之意,因此“格桑花”即“幸福花”,是象征意义更多,而不是真的指某一种花。——我回来后,网上看到某网友也曾听过童嘎的这个说法。不过据这个网友说,他曾经网上查过,“格桑花”的确是专指某一种花,但这位网友认为童嘎的解释更有意义——我也这么认为,童嘎的说法含义更加深远。

四、我们在寺院中看到的波斯菊,藏语叫“张大人”——听童嘎的发音,这个“人”类似于上海话中的“人”,又有点儿像“娘”。这个花是清朝某位大臣带入西藏的,大家觉得好看,尤其是贵族纷纷讨要回去栽种,当别人问起这是什么花时,大家不知道,就说是“张大人”那里拿来的,因为藏人汉语不是很好,因此就成了谐音的“张大人”。这就是花名“张大人”的由来。

五、措宗寺门前有两个状如男女的木制器物,和真人大小差不多,童嘎再三强调,这代表阴阳,而不是简单的男女肉体。

六、所谓的“水葬台”,应该是莲花生大师冥想之处,不是真正的水葬台,理由很简单,这是圣湖,洗手都不行,更何况水葬,而且,水葬多为河流中,让河流带走往生者,不会在湖中。有趣的是,童嘎刚刚跟我们说完这个,后面的导游就对他的团队说,这里是个水葬台,大家可以仔细留意一下。哎,同样是导游,深度不可同日而语啊……

***************************************

途径尼洋河中的“中流砥柱”,继续向圣城前行,简单吃完晚餐,准备翻越米拉山。米拉山口应该是我们此次行程中所经过的最高点,海拔5013米。到达时,天色已晚,但大家都很兴奋,顶着山风,纷纷下车摸黑照相留念。童嘎反复嘱咐大家注意安全,也别被风吹到,免得生病。

翻过米拉山口,夜色已深,但见满天繁星,长长的银河划过夜空,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被这久违的美丽星空深深打动了——哲学家Kant曾经说过,世界上只有两样事物能让我们内心受到深深震撼——其中,就包括我们头顶灿烂的星空。

前往拉萨的道路还很长,童嘎给大家讲起了他的“自传”,惹得大家笑声不断,仿佛漫漫长路也短了许多。另外,我们常说“圣地拉萨”,并不是因为旅游宣传的需要,因为“拉萨”的藏语原义即是“神圣土地”。途中,我们还经过了松赞干布诞生地,夜色中,只有一块碑孤零零立在那里,似乎诉说着那传奇的历史。

抵达拉萨唐卡酒店,已是深夜,幸好翌日不需早起,而且无需远行,可以稍微好好休息一下。

第七天(10月5日)

大昭寺并不是本次旅游中的既定参观地,但来到拉萨,怎么能不参拜大昭寺呢。昨晚大家就纷纷要求童嘎带我们游览大昭寺并给我们讲解。盛情难却之下,童嘎答应了我们。

大昭寺就在我们住所旁边,刚刚来到大昭寺门前,我就被众多磕长头的人们所震撼,被那种气氛所感染,一种神圣之感油然而生。

大昭寺的门票也很有特色,是一张小小的光盘。童嘎说这个门票有时是普通纸质门票,有时是那种塑料3D视觉的门票(后来我们在藏戏艺术中心的门票就是这样的),有时是光盘。而这几种门票中,当然光盘的门票最好了。

进入大昭寺,童嘎与其他导游完全不同,带领大家席地而坐,他说,当年,只有最有修为的那些得道高僧才有资格坐在我们所坐的石板地上,聆听法师的讲解论法。我们真的很幸运,不仅能坐在神圣的大昭寺听童嘎的讲解,还得到了寺里的净水。每人一捧净水,喝下一些,余下的洒于头顶心,让这净水洗涤一下久居城市之中而多少有些浮尘的内心。

我们围绕童嘎而坐,他用两个佛经故事开始他的讲解。当他讲述第二个故事的时候,一缕阳光扫过大昭寺的金顶,洒在我们周围。童嘎背光而坐,我面向他,似乎他周身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圣洁的光芒,听着他用心的讲解,看着阳光、金顶、童嘎,泪水竟然不自觉地滑落了出来。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大昭寺是拉萨的中心,没有到过大昭寺,就不算来过拉萨。因此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的说法。大昭寺所在,原为湖泊,传说是魔女的心脏,文成公主勘察后,认为只有填平这个湖泊,才能四方平安。并且,填湖的第一方土,不能人力所为。后来据说是一只白色山羊运送了第一方填湖的土。此后我们参观时,见到寺内的壁画上,即记载了修建大昭寺的场景,包括那只山羊。其中一间佛殿中,墙角还有小小的一只山羊浮雕,也是这只山羊。

二、大昭寺原是为了尼泊尔尺尊公主修建,小昭寺则是为了文成公主修建,因为尺尊公主嫁给松赞干布在先。但现在,大昭寺成为了藏传佛教的中心,无数信众前来叩头膜拜是由于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现供奉于此。

三、有三座等身像为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所造,并由佛祖释迦牟尼亲自加持。分别为八岁等身像、十二岁等身像及二十四岁等身像。其中八岁等身像与十二岁等身像即分别由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带入西藏。二十四岁等身像后湮灭于印度战乱中,而八岁等身像文革时被砍为两截,上半身还流落海外,后重金赎回,以黄金熔解后将上、下半身连接,并供于小昭寺内。而唯一保存完好、未受破坏的十二岁等身像目前即供于大昭寺内,这也是大昭寺成为藏传佛教中心的原因。

四、武则天曾想将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掠回内地,后来人们将此像藏于大昭寺墙壁夹层内,并于墙上绘制文殊菩萨像,因武则天自认为文殊菩萨化身,所以无人敢破坏此堵墙壁,佛祖等身像得以保留于此。后来,我们还看到了墙上当年文殊菩萨的画像,据说,容貌颇似武则天。

***************************************

院中坐听讲解完毕,童嘎又带领大家进入殿内参观并一一介绍,他用心的讲述也感染、打动了其他团友。他还介绍了正确的叩拜方式,双手合十,四指并拢,拇指弯曲,两掌心间为空,表示四大皆空,叩拜时,双手依次触碰额、唇、胸,表示言、行、意。童嘎为大家讲解了近两个小时,结束时,我向童嘎请教如何略表虔诚恭敬之心,童嘎建议我们可为佛像涂金身。热情的童嘎帮忙带领我俩请了金粉,又请喇嘛(意为“上师”)置于专用的小碗之中化开,最后再捧着这小碗奉与佛祖等身像,另有僧人接过,为佛祖涂金身。为我们化开金粉的喇嘛还赠与我们数袋佛衣,每袋中是一片佛衣和一些开光青稞籽。据我们后来向童嘎询问得知,这是极为珍贵的,童嘎自己也有随身携带。佛衣如不随身携带,应置于家中高处(不可低于人),并要保持清洁。童嘎说,我们俩是很有佛缘的人——但愿如此,不敢奢求我佛菩萨庇佑降福,但保持我们的虔诚恭敬之心而已。午饭按童嘎的建议,我们简单吃了些素斋,即回酒店,准备和大家一同前往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是世界上最高的宫殿,是达赖(原为蒙古语,意为“大海”)喇嘛的冬宫,在以前政教合一的藏区,这里就是统治中心。布达拉宫分为“白宫”和“红宫”两部分,在“白宫”是处理政治事务的,而在“红宫”是处理宗教事务的。

在宫中一个天台上,童嘎专门让我们看了一下脚下地面,说这是当地一种特有方式建造的。大家手持木棒,边唱边工作——后来我们在哲蚌寺就看到了人们工作的场景,的确是欢乐的劳动景象。地面看上去有些像混凝土,很坚实,还夹杂着碎石;在哲蚌寺我们看到有小块儿的绿松石和其它漂亮的石头参杂其中,不经意间,脚下的地面也如此美丽。

布达拉宫中供奉着数尊达赖喇嘛的灵塔。达赖喇嘛过世后,将肉身以名贵藏药处理,达到防腐的效果,然后将处理过的肉身置于黄金造成的灵塔内,黄金的灵塔还用各种宝石加以装饰,非常富丽奢华。

因为参观布达拉宫的时间是有限制的(一个小时),童嘎的介绍快了许多,大家也只好匆匆而过,走马观花。

离开布达拉宫,我们俩在著名的“玛吉阿米”酒吧吃喝小坐,然后又在“八廓街”上转转(现在才想起,其实在这里也应该顺时针而行,如转经一样,但我们当时忘记此事,是随便就近,结果逆时针行走了。唉……),就回到酒店准备去看晚上演出——“幸福在路上”。在藏戏艺术中心观看演出结束后,大家一起来到了布达拉宫门前的广场上,观赏夜景。

为了拍摄布达拉宫的夜景,我俩将所有装备带上,闪光灯(这是为了照人像的)、脚架等一应俱全。在广场拍完后,我俩还登上了药王山的观景台,再从另外的角度拍摄布达拉宫全景。观景台上聚集了众多“摄友”,“长枪短炮”会聚,脚架林立。我们一直到布达拉宫灯光熄灭,方才返回。

第八天(10月6日)

早餐后,我们向圣湖羊卓雍措进发。“羊卓雍措”,藏语原义是“碧玉湖”。途中经过了“三大名厕”之一的“江厕”,还见到了真正的水葬台,当然,现在已经废弃不用了。攀过弯弯曲曲的山路,我们来到了冈巴拉山口的观景台上。尽管海拔有四千多米,我们看着不远处的羊卓雍措,遥望雪峰,蔚蓝的天、碧蓝的水、洁白的山,一片美景,令人沉醉。

午饭后,我们准备前往哲蚌寺,“哲蚌”是藏语,直译为“雪白的大米高高堆聚”,哲蚌寺是格鲁派(dge-lugs-pa,黄教)最大的寺院。途中,童嘎给大家介绍了一下藏区的传统丧葬方式——塔葬、火葬、天葬、水葬、土葬,扩充一下大家的了解。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塔葬级别最高,只有非常特殊的人才有资格进行塔葬,我们在布达拉宫所见各世达赖喇嘛的灵塔,就是塔葬的形式。

二、火葬,与汉族传统不同,火葬在藏人传统中,也是比较高级别的丧葬形式。

三、天葬,我们听到最多的关于藏人的传统丧葬方式。

四、水葬,主要是针对夭折的孩童而采取的一种形式。

五、土葬,与汉族传统的“入土为安”不同,这是最低级别的一种丧葬方式,主要是针对因传染类疾病过世的人,或者,罪大恶极的人,才会采取土葬。尤其是对罪大恶极的人土葬时,要面部向下,背部朝天入葬。如果某人被这样土葬,全家人都会受影响,无法抬头面对其他人。

***************************************

进入哲蚌寺,远远即看到巨石上宗喀巴大师的画像,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巨大铁笼状物,这就是雪顿节晒佛所用的。“雪顿节”(“酸奶节”),即始于哲蚌寺。当雪顿节时,哲蚌寺晒佛,35米长、27米宽的巨大唐卡徐徐展开,会引得无数信众叩头跪拜。听到童嘎的介绍时,真心希望能有机会于雪顿节时,前来参拜哲蚌寺。

哲蚌寺很大,而且没有像布达拉宫那样的游览时间限制,因此大家在这里时间比较久,也辛苦童嘎给我们讲解了好长时间,包括几个主要的大殿,甚至还有厨房。

时间已不早了,当我们弯腰从存放巨大唐卡的柜子下走过,准备离开时,有僧人告知供奉过去未来佛的大殿还在开放,我们便前往参拜。

到大殿时,门已锁闭,好心的喇嘛便专门为我们一众人将门打开,以便我们拜佛。童嘎再次向我们讲解了叩拜方式和并演示了如何磕长头,大家便纷纷叩拜或磕长头。叩拜完毕,大家布施时,好心的喇嘛还将手依次放在每个人的头顶念经。说也奇怪,当闭目聆听喇嘛念经时,心仿佛沐浴在佛光中,受到洗礼,无丝毫杂念,一片空灵。接下来,大家在旁边再次叩拜,并捧起一条编织起来的五彩哈达触碰额头。

离开大殿,大家却又被叫了回去,原来这位好心的喇嘛还要给大家净水,而且,这净水是用法器——一只有近六百年历史的白海螺盛起,依次分给大家的,真是喜出望外。

得了净水,大家又在天台上听童嘎介绍,我俩想起前一天童嘎说起如果有缘,我们可以请喇嘛传授经文(此前曾经说过,童嘎是不能教我们的。而且,对任何人都一样,喇嘛师父不会主动传授的,必须是“我要学”,而不能是“要我学”),便请童嘎向喇嘛说明,请他传授我们经文。于是,这位好心喇嘛便传授我们两句心咒真言,一是观音菩萨的六字真言,一是文殊菩萨的真言,这样,我们也算是得了传承。

离开哲蚌寺,我们前往湿地边,享用晚餐——烤藏香猪和烤全羊。真是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大家品酒、吃肉、唱歌、跳舞,尽情欢乐。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这片神圣的土地,返回上海了。回程车上,童嘎为大家献歌,向大家告别,大家也一起歌唱,把歌声献给他。童嘎的风趣、热情、辛勤、深度,绝不是“导游”两个字能简单概括的,他一定是我们西藏记忆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第九天(10月7日)

早餐后,我们启程前往机场,到机场前,童嘎再次为大家献上歌声道别。下车后,我们依次向辛苦的司机徐师傅道谢,跟童嘎拥抱告别。

再见,热情的童嘎;再见,美丽的西藏;再见,神圣的寺院——这一切都已深深融入我们的心里,我们一定再来,与你们相会……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