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霸王别姬》

1月31日晚,上海大剧院。

这次“京剧经典传统剧目2013新春展演”共有两场,一为这晚上海京剧院出演的《霸王别姬》,另一场是2月2日晚国家京剧院的《龙凤呈祥》。

前一阵儿,在天蟾逸夫舞台也上演过全本《霸王别姬》。可惜,当我知道已是演出之后了。那时还遗憾不已,好在这次可以弥补上次的缺憾了。

对于许多喜爱京剧的票友,仅仅是听到美妙的京剧唱腔,便已可陶醉欣赏;可于我们这样的门外汉来说,京剧不仅仅是声音的艺术,更是综合的舞台艺术,要视听双重感受,才更能令我们“入戏”。于是选了第一排的位子。

据说《霸王别姬》很少上演全本,多为折子戏。这次由众多名家参演的全本,可谓是一场饕餮盛宴——单是国家一级演员,就有十一位之多,甚或多位“龙套”,也是各类金奖、银奖的得主。此等阵容之下,演出自是不凡,唱念做打俱为上乘,无以言表!

另,2月2日晚的《龙凤呈祥》,也是“众星云集”且好评如潮,可惜那晚有事,未能前往观赏。

演出完毕,出场时,被电视台记者采访了。可惜,实在难以理解她在问什么(或希望我回答什么),就只好稀里糊涂乱答一气。

场次:
一、霸王亲征;二、虞姬劝谏;三、韩信点兵;四、风折纛旗;五、刘项对阵;六、误入圈套;七、垓下重围;八、悲歌别姬;九、自刎乌江

主要演员表:
项羽——尚长荣(中)、杨东虎(前、后)
虞姬——史依弘
韩信——蓝天
李左车——李军
刘邦——王立军
虞子期——金喜全
钟离昧——傅希如
项伯——任广平
周兰——高明博
陈平——徐建忠
樊哙——陈宇
更夫——严庆谷、虞伟、罗家康、朱何吉
乌江亭长——齐宝玉
吕马童——鲁肃
大马夫——郝帅
探子——郝杰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皇家佛乐·华夏梵音——2013新年祈福音乐会(演出曲目)

2012年12月31日晚,东方艺术中心。

由大相国寺佛乐团演奏的这场音乐会,对于我来说,是此前从未听过的类型。不仅仅是乐曲,还有乐器。见识到了陶笛、锡管和筹。尤其是斜吹的介于笛箫之间的筹,独具一格。

演出曲目:

《新年祈福》
《白马驮经》
《菩提树》
《锁南枝》
《相国霜钟》
《报中台》
《资圣熏风》
《期盼》

中场休息

《悟》
《千年风雅》
《朱云飞》

演奏:大相国寺佛乐团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2013上海音乐学院新年音乐会(演出曲目)

2012年12月28日晚,上海大剧院。

这应该算是很“学院派”的演出了吧,王建民老师和叶国辉老师也莅临现场。

演出曲目:

打击乐与民族管弦乐《龙跃东方》——作曲:刘长远
二胡与民族管弦乐《情爱》(《乔家大院》组曲第三乐章)——作曲:赵季平,二胡:应怡婷
唢呐与民族管弦乐《一枝花》——改编:任同祥,编配:朱晓谷,唢呐:张倩渊
独唱《五月的风》——作曲:黎锦光,作词:陈歌辛,编配:罗伟伦,演唱:方琼
独唱《诉衷情》——作曲:姚敏,作词:陈蝶衣,编配:罗伟伦,演唱:方琼
《踏歌》——作曲:王建民

中场休息

《金蛇狂舞》——作曲:聂耳,编配:苏潇,演奏:闫晋龙、王俊侃、张碧云、叶思阳
《听江南》——作曲:叶国辉,琵琶领奏:舒银
《春江花月夜》——编配:秦鹏章
《黄河畅想》——作曲:程大兆

指挥:阎惠昌,演奏:上海音乐学院民族管弦乐团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西行漫记

不知为什么,西藏对我一直有着独特的吸引力,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全国只能去两个地方旅游,那就是西藏和敦煌……

盼望许久的西藏之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但心似乎仍然留在那片神圣的土地,久久不愿回还……

第一天(9月29日)

飞抵成都,已近深夜,翌日还要早起,匆忙洗漱后睡去。

第二天(9月30日)

一大早,真的是一大早,凌晨四点即起床,赶六点多的飞机前往林芝。幸好,所住成都空港商务酒店就在机场旁边,时间还算比较充裕。

到达林芝,已近九点,飞机降落于青山环抱中的机场,出得机舱,但见周围绿树成荫,云雾缭绕,难以想象这竟然是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出机场上车前,一位身着藏服的小伙儿给每位团友献上了洁白的哈达,上车才知道,他就是我们的导游刘琳(童嘎)。

之后我们直接驱车前往“南伊沟”景区,据童嘎介绍,这里是军管区,所以检查相当严格,还不是一直开放,有时会对游客关闭,我们来游览时正好开放,也算挺幸运的。南伊沟也是几处“香格里拉”——藏语原文应为“香巴拉”——之一,可见此处景色之美。进入景区内,茂密的原始森林、珞巴族民居,还有“天边牧场”,景致美不胜收,再次让我们怀疑是否身处“世界屋脊”。途中,还品尝了喷香的烤鱼和烤肉串,口福与眼福同享。

顺便说一下,经过童嘎的讲解,我们才知道,林芝其实是藏语“太阳”和“宝座”两个词组合缩减而成的词,并非汉语。

回程路上,途经美丽的“尼洋河”畔,“尼洋”原义即为“仙女的眼泪”,到达八一镇下榻的林芝小天鹅宾馆。

晚饭是林芝地区特有的“鲁朗石锅鸡”,正是中秋之夜,我们虽然没有和家人在一起,但众多团友相聚在圣地西藏,也别有感受。热情的童嘎还请大家品尝青稞酒,并为大家献歌,令现场欢笑不断。

第三天(10月1日)

又是一大早,五点多,我们即起身至八一镇旅游集散地,乘旅游专车前往“雅鲁藏布大峡谷”,“雅鲁藏布”,藏语原义是“高处流下的河”,可理解为“天河”。有的团友夜间没有休息好,不过我们还可以,一觉睡到闹钟响。可惜,后来证明这是高兴得太早,LP大人路上又晕车了,和去年我们在美国Las Vegas前往大峡谷的情况如出一辙,她又吐得稀里哗啦,难受了一路,看得我可怜又心疼的说。

到了景区游览,大家最希望能看到很难现身的、被称为“中国最美雪山”的神山——“南迦巴瓦峰”。据童嘎讲,藏人信众如果见到南迦巴瓦峰现身,是会叩头跪拜的。可惜我们等了不短时间,仍是云雾缭绕,只能见到山峰一角,无法窥得全貌。

此后,我们再乘船沿雅鲁藏布江游览大峡谷,它是地球上最深的峡谷,平均深度5000米,最深处达6009米,是世界第一大峡谷,不过景区专配导游实在不够给力,感觉比较一般——当然,有几个导游能和童嘎相比呢?

返回酒店途中,我们在尼洋河畔停留,欣赏美丽的风景,然后,除部分团友直接返回酒店外,大家还参观了童嘎推荐的“尼洋阁”,这是个小型的藏东南文化博物馆,参观时,加以童嘎详尽细致的讲解,大家对藏文化,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经幡的五种颜色,通俗的说法是代表蓝天、白云、土地等,而佛教原义是代表五尊佛。

二、工布藏人的传统衣着没有领和袖,是为了纪念他们一位被砍去了头颅和双臂的英雄领袖,并且以前工布贵族腰间常有一条猕猴皮所制的腰带,普通工布藏人是没有资格佩戴的。

三、藏医在很久前就对人类胚胎各阶段有了相当清楚的认知,令人惊讶,这来源于西藏地区特有的丧葬制度,使得人们有机会对人体的结构进行了解。可惜因为文字传承的问题,这些知识没有流传下来。

四、传统的骨笛是由人的胫骨制成,类似法器。如果谁的胫骨或身体某一部分能奉献为法器,那是至高荣耀,可这方面是有严格限制的。以骨笛为例,只有十六岁少女,且非因病离世——也就是说,只有因意外而过世的十六岁健康少女,她的胫骨才有资格用来做骨笛。

五、藏戏,是集藏文化之大成者,如有机会,应当观赏。

六、几种法器,包括莲花、右旋的白海螺等,童嘎这个名字就是白海螺的意思;还有我们常提到的法轮,原本指一种无坚不摧的兵器。讲经被称为“转法轮”,意即经文佛法如同法轮一样,可以摧毁一切苦难烦恼。

七、沙绘坛城。曾经看过一段视频,就是关于沙绘坛城的。根据视频中显示的沙绘精美程度来看,应该是真正寺中僧人所绘制的。据童嘎讲解,以染色的沙子为原料,绘制坛城往往要六到八个月甚至更久。可一旦法会结束,精美的沙绘坛城也不被保留,沙子将撒入江河湖海,这也正是所谓“世事无常”的象征和体现,无论何种繁华,也终将归于虚无。尼洋阁中的沙绘精美与细致程度应该远远逊于寺中僧人所绘,据童嘎说,内容也有所不同,因为真正的沙绘坛城应当是不能用来展览的;另外,他还说,他只能给我们做简单介绍,并非他不了解更多,而是他没有资格来做讲解,这和后来提到的心咒真言情况一样,即使童嘎知道怎么念,也不能“传授”给我们。

***************************************

第四天(10月2日)

可怜的LP晕车竟然还没有好,比去年那次严重多了,可能也是和高原有关吧,差点想留在酒店等我们第二天回来,不过,后来还是坚持与大家同行。

虽然不像前两天那么早,但也只有七点多,天刚蒙蒙亮,我们向鲁朗进发。车上,童嘎让大家先休息一下,他自己在念诵经文——后来我们知道,他在念诵的是一段消除磨难,保佑平安的经文。翻过了色季拉山,我们前往鲁朗。“鲁朗”这个名字与林芝类似,是两个藏语词“龙”和“家”组成的。途中,童嘎告诉我们,藏语中,“拉”即是“山”的意思,而且是指有路的山,其它一些常见词如“措”,即是“湖”,“曲”即为“河”。

到达“鲁朗林海”时,正飘着小雨,虽然视线不是很好,但视野所及范围内,依然是郁郁葱葱,接下来,我们前往另一个景点——“田园风光”。进入观景台,一片秀美的田园景色映入眼中——真是再次让我们震惊——高原之上,竟然有这样秀丽精致的田园景色。正当我们离开之际,一片雾气,遮盖了远方的田园,仿佛像我们道别。

接下来是鲁朗的“牧场”,牦牛毛编织的帐篷,有冬暖夏凉的效能。大家在牧场中游玩、骑马,沉浸在美景之中。不过童嘎在下车时摔了一跤,右手鲜血直流,但他却不以为意,还说流血是好的象征,因为鲜血会带走那些不好的东西。

午饭后,离开鲁朗不很久,我们即到达了排龙、通麦天险。从未见过如此的险路——一边紧贴山崖,另一边就是深深的峡谷,窄处只容单车通行,宽处也只能两车错身而过,且全为路基松垮的泥泞之路,塌方也随处可见,称之“天险”,实不为过。

不过,司机徐师傅技艺高超,将我们平安带过天险,大家一起热烈鼓掌向徐师傅表示感谢。接下来的途中,我们经过“古乡湖”,最终到达波密县城,“波密”的藏语含义是“祖先”。到达波密的时候,童嘎说他有回家的感觉,还说这是他去波密许多回,第一次在天亮的时候抵达波密的。

晚上入住波密神鹰大酒店,LP的晕车症状也总算稍有缓解。

第五天(10月3日)

用过早饭后,也只有八点左右,我们又踏上了行程。因为比较早,童嘎一般会让大家再休息一下,不进行讲解。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童嘎好像又在念经。不知为什么,虽然这两天看到了许多美景,但在车上听童嘎轻声念经,却让我心中有别样的感受,甚至超过了那些美丽的森林、草地,成为我心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游玩过了318国道边的然乌湖,我们又到了有“中国最美冰川”之称的“米堆冰川”,这也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本来以为可以来到冰川的脚下,与冰川来次“亲密接触”,可还只能是远距离观望,但这已经令我们兴奋不已了。高山、冰川、青草、绿树,好一幅美妙的画卷。我们还用石块儿垒起了小小的石塔,藏区风俗这是祈福,这样的小小石塔也随处可见。童嘎说,除非自然外力影响,一般不会被人为破坏的,也许我们下次再来,小小的石塔仍然静静地守候在这里。

告别了美丽的冰川,我们要按前一天的路线重新返八一镇了。因昨夜下雨,通麦、排龙天险尤为难行,而且从米堆冰川赶到通麦,已是黄昏。童嘎说,他带我们这个团,在排龙、通麦这里创下了两个“第一”——昨天,第一次在天亮的时候到达了波密,行程如此顺利;今天,第一次在夜间车行通麦、排龙天险,惊险至极。车技高超的徐师傅,再次将我们平安带过这段天险,大家不禁又献上了热烈的掌声。童嘎在我们第一次通过排龙、通麦天险时,就已经向我们大致介绍了这里的路况很特别,而且除了天险之外还有另一个称呼,但他一直没有说。后来我们听当地人说才知道,这里的另一个名称是“坟场”,仅根据这个名字,其惊险程度即可见一斑。

回到八一镇的林芝小天鹅宾馆,已经很晚,但因为一路行车,大家都饥肠辘辘,许多人办好入住后,便外出“觅食”充饥。

第六天(10月4日)

早饭后,我们乘车向圣城拉萨进发。今天虽然行车路线较长,但路都是宽阔的公路,所以不会那么惊险了。途中,我们先到达了“秀巴古堡”。童嘎自己花费帮我们请了个讲解员,结果,再次证明了他的那句话——“导游其实是参差不齐的”,不过,像童嘎这样的好导游,的确难得一见。大家后来开玩笑说,童嘎是不是故意让大家做对比,以凸显自己的。还好,童嘎在车上给我们补讲了关于秀巴古堡的情况。

“秀巴”藏语原义是“剥了皮的人”。在很久以前,整个林芝地区被视为“魔鬼之地”,因为佛法在此地不够普及,原始的苯教比较流行。苯教是西藏地区原始的一种宗教,具有强烈的“萨满”色彩,深信万物皆有灵,世间有“三界”,分别居住着神、人和妖魔鬼怪。后来七位僧人来此地与苯教巫师进行辩法,苯教巫师无法在辩论中取得上风,便将七位僧人处死并剥皮,因此才有了“秀巴”这个地名。至于秀巴古堡的来历和作用,众说纷纭,但童嘎认为所谓“格萨尔王修建”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周围的房屋和格萨尔王的说法都是这两年刚刚修建或宣传的,也许只是为了旅游的广告效应,并无其它真凭实据,当然,什么外星人基地的说法恐怕就更不靠谱了。但秀巴古堡的建筑风格还是相当有特点的,均以片石、木板混以泥土堆砌而成,且通常旅游线路不包括此地,所以,还是相当值得一观。

午餐后,我们又前往“巴松措”——藏语原义为“三层岩石上的湖”,碧绿的湖水,正如绿松石一样,如此美丽。湖心岛上的“措宗寺”,是宁玛派(rnying-ma-ba,红教)的重要寺院。“宁玛”(rnying-ma)藏语意为“古”、“旧’。童嘎在这里给大家进行了非常详尽的讲解。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宁玛派的说法有点儿类似于中文中参杂着英文单词,其实“派”应是音译,不是教派、党派的意思,不过已经一直被大家这样称呼,成为习惯了。

二、白色塔状的“焚香炉”,藏民通常早上就会烧青稞、树枝等,相当于我们焚香。

三、关于“格桑花”。童嘎说,“格桑”藏语是“幸福”之意,因此“格桑花”即“幸福花”,是象征意义更多,而不是真的指某一种花。——我回来后,网上看到某网友也曾听过童嘎的这个说法。不过据这个网友说,他曾经网上查过,“格桑花”的确是专指某一种花,但这位网友认为童嘎的解释更有意义——我也这么认为,童嘎的说法含义更加深远。

四、我们在寺院中看到的波斯菊,藏语叫“张大人”——听童嘎的发音,这个“人”类似于上海话中的“人”,又有点儿像“娘”。这个花是清朝某位大臣带入西藏的,大家觉得好看,尤其是贵族纷纷讨要回去栽种,当别人问起这是什么花时,大家不知道,就说是“张大人”那里拿来的,因为藏人汉语不是很好,因此就成了谐音的“张大人”。这就是花名“张大人”的由来。

五、措宗寺门前有两个状如男女的木制器物,和真人大小差不多,童嘎再三强调,这代表阴阳,而不是简单的男女肉体。

六、所谓的“水葬台”,应该是莲花生大师冥想之处,不是真正的水葬台,理由很简单,这是圣湖,洗手都不行,更何况水葬,而且,水葬多为河流中,让河流带走往生者,不会在湖中。有趣的是,童嘎刚刚跟我们说完这个,后面的导游就对他的团队说,这里是个水葬台,大家可以仔细留意一下。哎,同样是导游,深度不可同日而语啊……

***************************************

途径尼洋河中的“中流砥柱”,继续向圣城前行,简单吃完晚餐,准备翻越米拉山。米拉山口应该是我们此次行程中所经过的最高点,海拔5013米。到达时,天色已晚,但大家都很兴奋,顶着山风,纷纷下车摸黑照相留念。童嘎反复嘱咐大家注意安全,也别被风吹到,免得生病。

翻过米拉山口,夜色已深,但见满天繁星,长长的银河划过夜空,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被这久违的美丽星空深深打动了——哲学家Kant曾经说过,世界上只有两样事物能让我们内心受到深深震撼——其中,就包括我们头顶灿烂的星空。

前往拉萨的道路还很长,童嘎给大家讲起了他的“自传”,惹得大家笑声不断,仿佛漫漫长路也短了许多。另外,我们常说“圣地拉萨”,并不是因为旅游宣传的需要,因为“拉萨”的藏语原义即是“神圣土地”。途中,我们还经过了松赞干布诞生地,夜色中,只有一块碑孤零零立在那里,似乎诉说着那传奇的历史。

抵达拉萨唐卡酒店,已是深夜,幸好翌日不需早起,而且无需远行,可以稍微好好休息一下。

第七天(10月5日)

大昭寺并不是本次旅游中的既定参观地,但来到拉萨,怎么能不参拜大昭寺呢。昨晚大家就纷纷要求童嘎带我们游览大昭寺并给我们讲解。盛情难却之下,童嘎答应了我们。

大昭寺就在我们住所旁边,刚刚来到大昭寺门前,我就被众多磕长头的人们所震撼,被那种气氛所感染,一种神圣之感油然而生。

大昭寺的门票也很有特色,是一张小小的光盘。童嘎说这个门票有时是普通纸质门票,有时是那种塑料3D视觉的门票(后来我们在藏戏艺术中心的门票就是这样的),有时是光盘。而这几种门票中,当然光盘的门票最好了。

进入大昭寺,童嘎与其他导游完全不同,带领大家席地而坐,他说,当年,只有最有修为的那些得道高僧才有资格坐在我们所坐的石板地上,聆听法师的讲解论法。我们真的很幸运,不仅能坐在神圣的大昭寺听童嘎的讲解,还得到了寺里的净水。每人一捧净水,喝下一些,余下的洒于头顶心,让这净水洗涤一下久居城市之中而多少有些浮尘的内心。

我们围绕童嘎而坐,他用两个佛经故事开始他的讲解。当他讲述第二个故事的时候,一缕阳光扫过大昭寺的金顶,洒在我们周围。童嘎背光而坐,我面向他,似乎他周身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圣洁的光芒,听着他用心的讲解,看着阳光、金顶、童嘎,泪水竟然不自觉地滑落了出来。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大昭寺是拉萨的中心,没有到过大昭寺,就不算来过拉萨。因此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的说法。大昭寺所在,原为湖泊,传说是魔女的心脏,文成公主勘察后,认为只有填平这个湖泊,才能四方平安。并且,填湖的第一方土,不能人力所为。后来据说是一只白色山羊运送了第一方填湖的土。此后我们参观时,见到寺内的壁画上,即记载了修建大昭寺的场景,包括那只山羊。其中一间佛殿中,墙角还有小小的一只山羊浮雕,也是这只山羊。

二、大昭寺原是为了尼泊尔尺尊公主修建,小昭寺则是为了文成公主修建,因为尺尊公主嫁给松赞干布在先。但现在,大昭寺成为了藏传佛教的中心,无数信众前来叩头膜拜是由于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现供奉于此。

三、有三座等身像为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所造,并由佛祖释迦牟尼亲自加持。分别为八岁等身像、十二岁等身像及二十四岁等身像。其中八岁等身像与十二岁等身像即分别由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带入西藏。二十四岁等身像后湮灭于印度战乱中,而八岁等身像文革时被砍为两截,上半身还流落海外,后重金赎回,以黄金熔解后将上、下半身连接,并供于小昭寺内。而唯一保存完好、未受破坏的十二岁等身像目前即供于大昭寺内,这也是大昭寺成为藏传佛教中心的原因。

四、武则天曾想将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掠回内地,后来人们将此像藏于大昭寺墙壁夹层内,并于墙上绘制文殊菩萨像,因武则天自认为文殊菩萨化身,所以无人敢破坏此堵墙壁,佛祖等身像得以保留于此。后来,我们还看到了墙上当年文殊菩萨的画像,据说,容貌颇似武则天。

***************************************

院中坐听讲解完毕,童嘎又带领大家进入殿内参观并一一介绍,他用心的讲述也感染、打动了其他团友。他还介绍了正确的叩拜方式,双手合十,四指并拢,拇指弯曲,两掌心间为空,表示四大皆空,叩拜时,双手依次触碰额、唇、胸,表示言、行、意。童嘎为大家讲解了近两个小时,结束时,我向童嘎请教如何略表虔诚恭敬之心,童嘎建议我们可为佛像涂金身。热情的童嘎帮忙带领我俩请了金粉,又请喇嘛(意为“上师”)置于专用的小碗之中化开,最后再捧着这小碗奉与佛祖等身像,另有僧人接过,为佛祖涂金身。为我们化开金粉的喇嘛还赠与我们数袋佛衣,每袋中是一片佛衣和一些开光青稞籽。据我们后来向童嘎询问得知,这是极为珍贵的,童嘎自己也有随身携带。佛衣如不随身携带,应置于家中高处(不可低于人),并要保持清洁。童嘎说,我们俩是很有佛缘的人——但愿如此,不敢奢求我佛菩萨庇佑降福,但保持我们的虔诚恭敬之心而已。午饭按童嘎的建议,我们简单吃了些素斋,即回酒店,准备和大家一同前往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是世界上最高的宫殿,是达赖(原为蒙古语,意为“大海”)喇嘛的冬宫,在以前政教合一的藏区,这里就是统治中心。布达拉宫分为“白宫”和“红宫”两部分,在“白宫”是处理政治事务的,而在“红宫”是处理宗教事务的。

在宫中一个天台上,童嘎专门让我们看了一下脚下地面,说这是当地一种特有方式建造的。大家手持木棒,边唱边工作——后来我们在哲蚌寺就看到了人们工作的场景,的确是欢乐的劳动景象。地面看上去有些像混凝土,很坚实,还夹杂着碎石;在哲蚌寺我们看到有小块儿的绿松石和其它漂亮的石头参杂其中,不经意间,脚下的地面也如此美丽。

布达拉宫中供奉着数尊达赖喇嘛的灵塔。达赖喇嘛过世后,将肉身以名贵藏药处理,达到防腐的效果,然后将处理过的肉身置于黄金造成的灵塔内,黄金的灵塔还用各种宝石加以装饰,非常富丽奢华。

因为参观布达拉宫的时间是有限制的(一个小时),童嘎的介绍快了许多,大家也只好匆匆而过,走马观花。

离开布达拉宫,我们俩在著名的“玛吉阿米”酒吧吃喝小坐,然后又在“八廓街”上转转(现在才想起,其实在这里也应该顺时针而行,如转经一样,但我们当时忘记此事,是随便就近,结果逆时针行走了。唉……),就回到酒店准备去看晚上演出——“幸福在路上”。在藏戏艺术中心观看演出结束后,大家一起来到了布达拉宫门前的广场上,观赏夜景。

为了拍摄布达拉宫的夜景,我俩将所有装备带上,闪光灯(这是为了照人像的)、脚架等一应俱全。在广场拍完后,我俩还登上了药王山的观景台,再从另外的角度拍摄布达拉宫全景。观景台上聚集了众多“摄友”,“长枪短炮”会聚,脚架林立。我们一直到布达拉宫灯光熄灭,方才返回。

第八天(10月6日)

早餐后,我们向圣湖羊卓雍措进发。“羊卓雍措”,藏语原义是“碧玉湖”。途中经过了“三大名厕”之一的“江厕”,还见到了真正的水葬台,当然,现在已经废弃不用了。攀过弯弯曲曲的山路,我们来到了冈巴拉山口的观景台上。尽管海拔有四千多米,我们看着不远处的羊卓雍措,遥望雪峰,蔚蓝的天、碧蓝的水、洁白的山,一片美景,令人沉醉。

午饭后,我们准备前往哲蚌寺,“哲蚌”是藏语,直译为“雪白的大米高高堆聚”,哲蚌寺是格鲁派(dge-lugs-pa,黄教)最大的寺院。途中,童嘎给大家介绍了一下藏区的传统丧葬方式——塔葬、火葬、天葬、水葬、土葬,扩充一下大家的了解。

***************************************

童嘎讲解的简单总结:

一、塔葬级别最高,只有非常特殊的人才有资格进行塔葬,我们在布达拉宫所见各世达赖喇嘛的灵塔,就是塔葬的形式。

二、火葬,与汉族传统不同,火葬在藏人传统中,也是比较高级别的丧葬形式。

三、天葬,我们听到最多的关于藏人的传统丧葬方式。

四、水葬,主要是针对夭折的孩童而采取的一种形式。

五、土葬,与汉族传统的“入土为安”不同,这是最低级别的一种丧葬方式,主要是针对因传染类疾病过世的人,或者,罪大恶极的人,才会采取土葬。尤其是对罪大恶极的人土葬时,要面部向下,背部朝天入葬。如果某人被这样土葬,全家人都会受影响,无法抬头面对其他人。

***************************************

进入哲蚌寺,远远即看到巨石上宗喀巴大师的画像,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巨大铁笼状物,这就是雪顿节晒佛所用的。“雪顿节”(“酸奶节”),即始于哲蚌寺。当雪顿节时,哲蚌寺晒佛,35米长、27米宽的巨大唐卡徐徐展开,会引得无数信众叩头跪拜。听到童嘎的介绍时,真心希望能有机会于雪顿节时,前来参拜哲蚌寺。

哲蚌寺很大,而且没有像布达拉宫那样的游览时间限制,因此大家在这里时间比较久,也辛苦童嘎给我们讲解了好长时间,包括几个主要的大殿,甚至还有厨房。

时间已不早了,当我们弯腰从存放巨大唐卡的柜子下走过,准备离开时,有僧人告知供奉过去未来佛的大殿还在开放,我们便前往参拜。

到大殿时,门已锁闭,好心的喇嘛便专门为我们一众人将门打开,以便我们拜佛。童嘎再次向我们讲解了叩拜方式和并演示了如何磕长头,大家便纷纷叩拜或磕长头。叩拜完毕,大家布施时,好心的喇嘛还将手依次放在每个人的头顶念经。说也奇怪,当闭目聆听喇嘛念经时,心仿佛沐浴在佛光中,受到洗礼,无丝毫杂念,一片空灵。接下来,大家在旁边再次叩拜,并捧起一条编织起来的五彩哈达触碰额头。

离开大殿,大家却又被叫了回去,原来这位好心的喇嘛还要给大家净水,而且,这净水是用法器——一只有近六百年历史的白海螺盛起,依次分给大家的,真是喜出望外。

得了净水,大家又在天台上听童嘎介绍,我俩想起前一天童嘎说起如果有缘,我们可以请喇嘛传授经文(此前曾经说过,童嘎是不能教我们的。而且,对任何人都一样,喇嘛师父不会主动传授的,必须是“我要学”,而不能是“要我学”),便请童嘎向喇嘛说明,请他传授我们经文。于是,这位好心喇嘛便传授我们两句心咒真言,一是观音菩萨的六字真言,一是文殊菩萨的真言,这样,我们也算是得了传承。

离开哲蚌寺,我们前往湿地边,享用晚餐——烤藏香猪和烤全羊。真是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大家品酒、吃肉、唱歌、跳舞,尽情欢乐。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这片神圣的土地,返回上海了。回程车上,童嘎为大家献歌,向大家告别,大家也一起歌唱,把歌声献给他。童嘎的风趣、热情、辛勤、深度,绝不是“导游”两个字能简单概括的,他一定是我们西藏记忆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第九天(10月7日)

早餐后,我们启程前往机场,到机场前,童嘎再次为大家献上歌声道别。下车后,我们依次向辛苦的司机徐师傅道谢,跟童嘎拥抱告别。

再见,热情的童嘎;再见,美丽的西藏;再见,神圣的寺院——这一切都已深深融入我们的心里,我们一定再来,与你们相会……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摊破浣溪沙·雪域中秋

摊破浣溪沙·雪域中秋

圣地雪域雄鹰飞,
天辽地阔山崔嵬。
放歌纵酒心亦醉,
欲不归。

风清水碧层林染,
洁白哈达与君献。
借月遥祝人团圆、
阖家欢。

(原于9月30日)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上海回响·似水年华——上海民族乐团60周年团庆系列音乐会(一)

9月18日晚,上海音乐厅。

这真是一场大师云集,精彩纷呈的音乐会,许多我们平时难得一见的大师前来献艺,为大家奉上了一场音乐盛宴。

首先开场的是《上海随想II》,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段二胡与琵琶的交互演奏。一把二胡,几把琵琶,悠扬的旋律,令人感到老上海特有的怀旧风韵;而节奏明快的乐团合奏,又仿佛是现代上海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

接下来是《节日舞曲》,陆春龄老先生亲自为大家演奏巴乌。陆老爷子已经九十二岁高龄了,可是说起话来,依然中气十足,真是老当益壮。现场听陆老爷子的演奏,我这还是第一次,对这位竹笛泰斗的崇敬之情,难以言表啊!

《战台风》,由不远万里而来的作者,王昌元老师亲自演奏。这是创作和首演于1965年的作品,至今已接近半个世纪了,但乐曲那“战斗”的气势和精神,似乎更胜往昔。

作为古琴界“南龚北李”之一的龚一老师,他的古琴演奏自是名闻遐迩。这次他为大家带来了经典的《潇湘水云》,让大家再次感受到古琴“清、微、淡、远”的含蓄与内敛之美。

上海民族乐团琵琶首席周韬,为大家奉上的是《花木兰》。急促的旋律,为大家展现了花木兰替父从军,“千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金戈铁马,血战沙场的情境。

下半场开始是由唐俊乔为大家演奏的《汇流》。这是唐俊乔恩师、竹笛大师俞逊发的作品,此前曾于纪念俞逊发大师辞世6周年的音乐会上,听过唐俊乔的演绎。竹笛与乐队相得益彰,展现的是“上善若水,海纳百川”的意境。

1982年,上海民族乐团成立三十周年时,《长城随想》就是由闵惠芬老师和上海民族乐团首演的。如今,三十年已过去,闵惠芬老师与上海民族乐团再次合奏此曲,气势磅礴,旋律恢弘。恰逢今天是“九·一八”纪念日,小鬼子最近又在钓鱼岛挑起事端,聆听《长城随想》,更是让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最后的曲目是《八音和鸣》,节奏鲜明的打击乐和悠扬婉转的弦乐时分时合,展现了特别的魅力。

演出曲目:

民族管弦乐《上海随想II》——作曲:瞿春泉
巴乌独奏《节日舞曲》——作曲/巴乌:陆春龄
古筝独奏《战台风》——作曲/古筝:王昌元,编配:何占豪,改编:姜莹,助奏:方瑜、陆莎莎
古琴与乐队《潇湘水云》——(古曲)编曲:瞿春泉,古琴:龚一
琵琶与乐队《花木兰》——作曲:顾冠仁,琵琶:周韬

中场休息

笛子与乐队《汇流》——作曲:俞逊发、瞿春泉,竹笛:唐俊乔
二胡与乐队《长城随想》三、四乐章——作曲:刘文金,二胡:闵惠芬
民族管弦乐《八音和鸣》(之四)——作曲:顾冠仁

指挥:瞿春泉,演奏:上海民族乐团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结婚三年

今晚,LP大人又值班,只有我和跳跳两人(呃,勉强把他也算个人,因为他在美食和享受方面的智商,比人类有过之而无不及)共守空房,窗外雷电交加的,不知LP值班是不是还那么辛苦?

转眼间,我们结婚就整整三年了,说长不长,但回头看看,却没有觉得,居然已经过去了三年,仿佛没有多久似的。我们一路走来,好像没有太多波折,似乎也没有多少惊喜,说起来觉得有些平淡,但我们都感觉十分正常;就像我们在一起那样,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也许没有大富大贵,也许没有锦衣玉食,但在悠然自得中,两人一同携手,走着我们的人生之路,而这正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其实,虽然比LP大不少,但貌似她哄着我、让着我更多些。当然,也不是说她一点儿不“作”,哪有女孩子不“作”的,小“作”怡情,大“作”伤身么。不过,用她的话讲,我比她还“作”呢——这个,我也不完全否认,在她面前我装傻充愣、撒娇耍赖都干过,常闹着让她哄我——嘿嘿,谁叫她这么晚才和我认识,结果我过去那么多年都没被她哄过,现在和以后慢慢补吧……

我们2月8日相识,整七个月后结婚,而明天就是我们结婚整三年了,这还仅仅是开始,以后还有许多许多路要走,我们一定手牵手、肩并肩,继续走向我们自己的幸福……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原野》——北京人艺成立六十周年庆典上海展演

7月27日晚,上海大剧院。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经历了一个甲子的春秋,给大家带来过诸多精彩的演出。此次成立六十周年庆典上海展演,也带来了多部剧目,机会实在难得——当然,如大剧院其它精品演出一样,票也非常难得。

这次《原野》的上演应该是多年之后的重返舞台之作,北京人艺对曹禺先生作品的演绎,自当是经典中的经典,加以现代化的舞台布景、灯光等技术,更能烘托出各位演员们的精湛演技。

演员团队也是“大腕儿”云集,胡军、徐帆、濮存昕、吕中等人,将剧中各个角色精彩地呈现在了观众面前。观看话剧时,与观看电影不同,可以更清晰地感觉到演员在舞台上表现出来的张力和感染力,令人有全然不同的感受,尤其最后一幕时,坐在台下,见演员站在舞台边上,仿佛触手可及;当然,相对电影演员来说,这“风险”也更大,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原野》,这部曹禺先生的作品,感觉是挖掘和展示了人性中复杂以及深层次的方面,而几位演员的表现,更是在小小的舞台上,将这种复杂以及深刻表现了出来。对于这样的精彩演出,我是称赞呢还是称赞呢还是称赞呢?

入场前,见有“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六十周年剧目选”DVD出售,遂收入一套,准备回家慢慢欣赏,谁知,却被北京人艺的工作人员采访了一下。当时,也就随口说了几句,如有不妥,还请见谅,但如当时所言,真心希望人艺能多来演出几次,让我们也有更多的机会近距离接触、欣赏北京人艺!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普陀佛国

“明后”周末,天公作美,一路驱车,前往普陀。

得助于现代科技,座座跨海大桥如长虹卧波,全程高速,通行甚利。

车至朱家尖,已近正午时分,购票登船,片刻,即至山上。

余二人下榻之处为普陀山雷迪森庄园,乃国中首家“禅”文化主题精品度假酒店,内外修饰,颇有禅意,即令细微角落处,亦常见佛典偈语——“持平常心,做本份事,活在当下”,即于此所得。余二人所订雷迪森之“禅修套餐”,虽较下榻房费多数百金,然有车行,得庄园船埠间迎送之便,庄园景区间往来之利,出游得以便宜行事;另赠双人素斋套餐一,双人海鲜套餐一,“清凉月”休闲平台双人茶点饮品套餐一,法雨禅寺开光佛珠二,实可谓物有所值。

午膳毕,至普陀第一大寺——普济禅寺。但见香客众多,人头攒动,烟雾缭绕,香云鼎盛。余二人请香一筒,每人于八大殿外香炉处各献三支,略表虔诚之心,敬佛之意。

出得寺来,午后日光中,莲池、小桥、角亭、御碑,皆如沐佛光,殊有意境。又一处,雍正御题《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刻于壁上,恰繁枝茂叶掩映,光影斑驳中,更显经文神韵。

寺旁一塔名曰“多宝塔”,太湖石砌成,视之甚为精巧别致,奈何围墙所隔,只得远观。

寺旁另有“百子堂”,尚在修缮,游人无几,倒不失为一清净所在。

后步行至紫竹林、不肯去观音院,落日西斜时分,至“南海观音”。但见观音大士立像,映于夕阳余晖,金光环身,圣洁慈祥,仪态正容,宝相端庄,使人崇敬膜拜之情,油然心生。

出“观音跳”,天色将晚,令得车来,送余二人返至庄园。晚膳毕,本欲庄园外一行,奈何白日游玩甚倦,竟至睡去,醒来时,已近夜深。余心中不甘,遂着衣出园。夜阑人寂,晚风习习,明月高悬,云淡星稀,遥听海浪拍岸,周围树影婆娑。若此刻二人牵手行于“千步沙”,必恬然心静,浪漫惬意。无奈某人之懒比余更甚,赖床不起,余独一人亦意兴阑珊,遂未成行,乃返。

翌日晨,天略阴,且间有细雨。幸法雨禅寺与“千步沙”均于庄园旁,出游无虞。法雨禅寺乃普陀第二大寺,寺院内有石刻九龙壁,引众人竞相前往。余二人于各殿香炉处敬香毕,出寺院,至“千步沙”,不多时,即返。

雷迪森庄园庭院内,有樟树一,寿八百余,为普陀第二大树,树下有亭,名曰“毕竟空”,乃抄经台,备有笔墨纸砚,供房客使用。余二人不以字迹鄙陋自惭,合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份,收藏之。

返沪途中,至杭州湾跨海大桥“海天一洲”,未料门票赀费甚巨,且雾重天晚,难得远观,遂离之而返。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玉笛飞声天地间——竹笛大师俞逊发辞世6周年纪念音乐会

4月6日晚,东方艺术中心。

这次为纪念俞逊发大师的音乐会,由上海民族乐团主办,并且有俞逊发老师的多位弟子或再传弟子参加,还邀请到了俞逊发老师的夫人前来。

俞逊发老师与其弟子必定是师徒情深,钱军与唐俊乔在台上提及恩师便已热泪盈眶。另外,刘一专为纪念恩师而作的《雪祭》于此首演。

就演奏风格而言,台上诸位演奏家中,无论是否为俞逊发老师的弟子,个人感觉最喜欢钱军的演奏,而且一直以来也都很喜欢他的吹奏。或许唐俊乔的演奏比钱军更出色一些,但就个人感觉,还是偏向于钱军。刘一的风格应该算是独辟蹊径吧,当年听他的《入画》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次的《雪祭》依旧如此。自己胡乱猜测,是不是因为刘一长期旅居日本的缘故,曲调有些异域风情的韵味儿。

其余各位演奏家的演奏也都相当精彩。无论是仍在上海音乐学院深造的王俊侃,还是来自宝岛台湾的李宛慈,或是上海民族乐团笛子声部首席的乔海波,亦或是其他几位民族乐团的演奏家们,都为大家奉上了一曲曲清扬动听的笛声。

愿俞逊发老师的精神也如同他的笛声一样,悠远飘扬!

演出曲目:

《秋湖月夜》——笛:钱军
《云雀》——口笛:钱军
《妆台秋思》——箫:乔海波;筝:方瑜
《山村迎亲人》——笛:邓华春
《寒江残雪》——笛:乔海波
《三五七》——笛:王俊侃
《姑苏行》——笛:李宛慈
《五梆子》——笛:金锴
《瑯琊神韵》——笛:唐俊乔
《鹧鸪飞》——笛:金锴
《牡丹亭》——顾剑楠
《雪祭》——刘一
《汇流》——唐俊乔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点绛唇·兔归龙飞

点绛唇·兔归龙飞

玉兔回眸,
依依惜别归广寒。
龙腾如电,
扶摇飞九天。

白驹过隙,
星移随斗转。
衷心愿,
祥和康安,
长伴君展颜。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Bellagio的Picasso餐厅

最近看了几本蔡澜先生关于美食及餐厅的书,不禁又想起了在Las Vegas Bellagio酒店里的Picasso餐厅。

Las Vegas的确是个很独特的地方,在荒芜的沙漠当中,崛起一座城市,而最使它声名远播的,恐怕是“赌城”这个称号了。其实,在Las Vegas玩儿,远远不是“赌博”这么狭隘!在这里,汇聚了众多特色酒店,集合了各种美食,有令人目不暇接的各类表演(我们就看了壮观的”O” Show,美艳的Jubilee,经典的Phantom of the Opera Theatre,以及梦幻的LE RÊVE),还有种类繁多的奢侈精品。除了Las Vegas大道两侧的灯红酒绿繁华似锦,还可以去Fremont Street感受Las Vegas的最初风貌,更可以去附近著名的大峡谷一览大自然之鬼斧神工。

离开Las Vegas的前一晚,决定奢侈一下,于是来到Bellagio酒店里位于喷泉旁边的Picasso餐厅享受法式大餐——尽管在美国吃法国菜似乎感觉不那么“正宗”——但这里是神奇的Las Vegas,impossible is nothing……

Picasso餐厅每天所供选择的都是两份套餐(包括前菜、主菜等),每份套餐中,基本上每道菜都有几种菜品,供客人任选其一。而且,Picasso餐厅将菜单张贴于餐厅入口旁的楼梯处,以便食客或来往的游客参考。餐厅内,有奢华精美的法国古董家具,更展示有多幅毕加索的真品。

我们入座后,便各自点了一份套餐,LP所选的主菜是龙虾(Roasted Maine Lobster),我选的主菜是羊排(Roasted Tournedo Loin of Colorado Lamb)。

不多时,开胃前菜先上了,这个两种套餐是相同的。一小杯浓汤——真的是一小杯,如酒盅般,一口即尽。另有用一根牙签串起的半个鹌鹑蛋和卷成小卷儿的一片儿生三文鱼,鱼片儿上还有些黑色的芝麻粒儿大小的鱼子。汤虽然只有一口,但余味悠长,连平日不喜浓汤的LP也赞不绝口。三文鱼片加鱼子非常鲜香,可惜也是一口而尽。

接下来的菜品,LP和我的分别是小牡蛎(Poached Oysters)和龙虾色拉(Maine Lobster Salad)。小牡蛎带壳微温,恰到好处,既不过热,影响新鲜,也不冰凉,令不喜冷食之人难以接受。龙虾色拉清香味美,鲜甜可口。

然后给LP和我上的菜分别是鱼(Sautéed Filet of Black Bass)和扇贝(Pan Seared U-10 Day Scallop),都是形神俱备,令人食指大动,之后我还多一道鹅肝(Sautéed Steak of “A” Foie Gras),温润软滑,入口即化,肥嫩浓香,回味无穷。

吃完后,主菜惊艳亮相,即使在品尝了之前数道美食后,其美味仍然令人无法抗拒。

龙虾不大,一切两半,已经无法用太多的语言来形容,只能说恰到好处。既入味,又不失龙虾本身的鲜香,而且,细节也处理得很好,两只虾钳的外壳都剥去,但里面的肉还保持了完整的虾钳形态。羊排也烧制的恰如其分,鲜嫩程度自不必说,羊排本身既有羊肉独特的香味儿,又不带令许多人不适的膻气,配以独特的酱汁,真乃极品。

如此一餐下来,每道菜用时十五分钟左右,恰好与餐厅外的喷泉“跳舞”间隔时间相同。

最后,品尝甜品,还有赠送的几块小饼干。

凭心而论,这顿大餐,不仅味美,而且价格也不是很离谱,每份套餐也就是一百一、二十美金,加上税和小费,也不比国内类似的西餐贵,甚至可能还便宜些。

想着想着,不觉又垂涎欲滴了……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锁麟囊——上海大剧院版

11月26日晚,上海大剧院。这次由史依弘领衔的《锁麟囊》共上演两场,一场是25日晚,一场是26日晚。还特邀了有“中国京剧第一琴师”之称的“京胡圣手”燕守平老师前来操琴。(“在京剧界,临阵换琴师是大忌。而让人意外的是,促成此次燕守平来沪的,正是和史依弘有着十年合作经历的琴师陈磊。因为今年10月在北大的救场演出,史依弘和北京京剧院的燕守平有了首次合作。而身为燕守平的学生,陈磊在观看演出录像后深有思考,主动提出请来燕老师上海演出,无论对史依弘和陈磊自己,都是一次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引自东方早报网)

《锁麟囊》是程派的经典曲目,而史依弘是著名的梅派青衣,两者相结合,似有大胆“跨界”之嫌。不过,此种担心似乎多余,因为此前史依弘演绎的《锁麟囊》进行尝试已经大获赞誉。另外,对于我等门外汉来说,恐也无从过多关心流派之分,但只一饱眼福、耳福足矣。

史依弘演绎的《锁麟囊》真可谓是精彩绝伦——扮相、唱腔均令人赞叹,加之燕守平老师的胡琴,更是满堂惊艳,博得掌声四起。除了传统的方面,个人感觉,也有比较现代的元素,舞台感更强,而且情节安排、过场、语言等许多方面,更加能让普通现代观众接受。这应该也算一个很好的改进,或许会使京剧这历史悠久的传统艺术能让人更容易入门,进而喜爱它。

不过,美中不足,相比演员和乐队的表现,字幕的播放——不知是何人负责——真是有些太差了,经常出现错字或顺序颠倒,实在与演出的水准有天壤之别。

演员表:

薛湘灵——史依弘
梅香——
梅庆阳
薛良——张鉴泉
赵守贞——严海鹰
赵禄寒——齐宝玉
胡婆——金锡华
周庭训——李春
周大器、卢天麟——毕玺玺
碧玉——虞伟
卢胜筹——庄顺海
薛夫人——王洁雯

鼓师——金正明
琴师——燕守平、陈磊
伴奏——上海京剧院乐队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伊扎克·帕尔曼2011上海音乐会

2011年10月29日晚,东方艺术中心。

Itzhak Perlman 于我来说,是久仰大名了,家里面他的CD也有好几张。他上次来上海演奏,已是九年前的事情,可惜当时没有机会去聆听他的绝妙琴声。

此前得知他将要于上海演出,便很早就订好了票。东艺服务不错,售票小姐询问我是否开车前来,当我确认后,还送了张停车证。

傍晚时分,天空中开始飘起了蒙蒙细雨,但依然挡不住大家的热情,音乐厅中几乎坐满了听众。

这次演奏的三首作品,风格各异,但是在大师的演绎之下,都如此精彩绝伦。LP大人学过小提琴,对此比我更有鉴赏力。她说大师的演奏,不是一般所谓的演奏好或技巧好,而是感觉人琴合一,琴已是人的一部分,非常的自然,而且让人感动,甚至流泪。我虽然体会不到那么细致入微,但大师的精妙琴声还是深入心中的。无论是缓慢的抒情,还是跳跃的炫技,都令人惊叹。

大师最后加演了五、六首返场曲目,可惜没有听清他对曲目的一一介绍。其中有一首是探戈,一首是《辛德勒名单》的主题曲,还有一首应该是匈牙利舞曲。最后一首,在场外据别的听众谈论,应该是巴齐尼(Bazzini)的精灵舞曲(La ronde des lutins)。

演出结束后,大师在场外为大家进行了CD签售,给了大家一个近距离接触大师的机会。

演出曲目:
MOZART — Sonata for violin & piano in B-flat Major, K. 454
BEETHOVEN — Sonata for violin & piano No. 7 in C minor (“Eroica”), Op. 30/2
INTERMISSION
SAINT-SAËNS — Sonata for violin & piano No. 1 in D minor, Op. 75

ITZHAK PERLMAN, violin
ROHAN DE SILVA, piano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天涯共此时——上海民族乐团中秋音乐会

9月12日晚,上海大剧院。

中秋之夜,上海民族乐团再次为大家奉上了一场华美的音乐盛宴。

貌似现在上海民族乐团的演出,也经常在进行各种尝试。既有传统风格的经典,也有所谓的“新民乐”,还有东西合璧甚至可说是有点儿跨界的组合。至于对这些演出的看法,可能大家就是见仁见智了。就本人而言,当然最喜爱的还是传统的经典,不过,对于新的尝试,如果不是很离谱,也可以接受。毕竟现在是多元文化大兴其道的时代。

开场是以《明月几时有》拉开序幕的。除了舞蹈、演奏和演唱之外,还有四位小朋友扮成小白兔在台上伴舞;其中最小的那位,总是跟不上其他三人的节拍;虽然如此,却更显可爱,引来大家阵阵善意的笑声。

接下来是《春江花月夜》,经典的古曲。每每听到这首曲子,总是想到张若虚那流传千古的诗句,也会在脑海中描绘出一幅江、花、月、夜缥缈融和的唯美画卷。

音诗《秋月赋》,在钢琴的伴奏下,映着背景的朦胧月光、婆娑树影,传来阵阵清丽的笛声和深沉的箫鸣。

京剧清唱《天韵》,可能是音响没有调整好,乐声太响,掩盖了“贵妃醉酒”的神韵。

古筝与大提琴合奏的《静夜思》,是不是让人想起了诗仙的佳句,也勾起了对故乡的遐思呢?

段皑皑的二胡独奏,依然是精湛细腻。可那首乐曲,我实在是不太喜欢,觉得不符二胡的韵味儿。

下半场的开始是BAO组合与乐队共同演奏的《海上明月》、《今夜无人入睡》。相对而言,《今夜无人入睡》似乎演奏时的气场和氛围不足,感觉比较一般。

“无人入睡之夜”将过,京腔京味儿十足的京胡,迎来了“芦沟晓月”,芦沟桥在月色映衬下,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一曲《回家》,似乎提示着大家,中秋是团圆的日子,要记得“家”这个温暖的港湾。不过,高音萨克斯和整个乐队实在感觉有点儿不太和谐。尽管《回家》是萨克斯曲目,但感觉单纯用民族乐队来演奏也不错,不必非要将萨克斯加入其中——不够融和,太生硬了。

最后的《天涯共此时》由吴彤、王静共同演唱。可能是吴彤自身和歌曲的风格实在大相径庭,因此无法发挥自己特色,感觉吴彤的演唱实在差强人意,倒是王静保持了一如既往的水准。

在没有上演返场曲目时,我就猜想返场曲目应该是《花好月圆》。结果,第一首是《月亮代表我的心》,让许多人没想到的是,王甫建团长的嗓音竟然如此有磁性,是相当有水准的男中音,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唱歌。第二首返场曲目,正如我所想,是《花好月圆》,祝愿大家的生活也总能“花好月圆”。

另外,这次的节目单也不错,红色的中国结下面挂着一个小小的圆形“玉璧”,更添中国特色和节日气氛。

演出曲目:

序《明月几时有》——演唱:林琳,演奏:七仙女组合,舞蹈:邓诗怡

第一篇章:千古咏唱
古曲《春江花月夜》——琵琶领奏:周韬、俞彬、汤晓风
音诗《秋月赋》——箫:钱军,竹笛:李宛慈,钢琴:李渊清
京剧清唱《天韵》——演唱:李国静,京胡:陈平一

第二篇章:梦系情牵
古筝与大提琴《静夜思》——古筝:谢涛,大提琴:黄北星
二胡独奏《月夜》——二胡:段皑皑

中场休息

第三篇章:皓月当空
BAO组合与乐队《海上明月》、《今夜如人入睡》——演奏:钱军、姚新峰、俞彬、赵磊、汤晓风、金锴
民族管弦乐《芦沟晓月》(根据电视剧《大宅门》音乐改编)——京胡:李玮

第四篇章:天涯共此时
二胡、萨克斯与乐队《回家》——二胡:陈艳,萨克斯:胡晨韵
独唱、合唱与乐队《天涯共此时》——演唱:吴彤、王静

返场曲目:
《月亮代表我的心》、《花好月圆》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